泊通卢洋:私募证券与实体经济融合创新是一种使命感

    2019-05-26 08:00:11    来源:新浪财经
    关键字:泊通卢洋:私募证券与实体经济融合创新是一种使命感

      新浪财经讯 5月25日讯 上海泊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投资总监卢洋在今日举办2019第五届全球私募基金西湖峰会上表示,国家说国企经营要从之前的管资产转向管资本的思路,恰恰是从管有形资产到侧重无形资产,后者则是面向未来。“而评估无形资产恰恰是私募证券机构擅长的地方,愿意帮国家国有资本保值增值而不是资产保值增值方面,提供很好的咨询意见。

      在第五届(2019)全球私募基金西湖峰会—金融供给侧改革下的私募基金与产业发展创新融合分论坛上,主持人财通证券团委副书记、永安期货衍生品发展总部总经理杨敏问卢洋,作为二级私募负责人,如何看待权益私募和实体经济的融合创新?

      “其实这个是非常有使命感的一个问题”,他也坦言,目前让权益类投资私募直接服务实体,“可能威信还不够,我们的定位还不可以。”他希望未来用三到五年的时间,私募证券头部机构,把行业形象和定位逐渐改变,让更多不了解私募行业的人谈起私募证券投资管理人时认为“他们会说他们干了一些好事,因为他们把钱放到了该去的地方,都是提高了钱的使用效率”,卢洋认为:“所以首要的是能不能做好自己。”

      以下为对话实录:

      杨敏:接下来有请上海泊通投资公司,以前我们都知道泊通主要是做权益类投资的资产管理的比较有代表性的单位,成立也蛮久,业绩也非常好,所以今天我们邀请到了卢总,前面两位一位从公募讲,一位从一级市场讲,二级市场顺其自然,咱们比较好理解。我们知道泊通是第一批在上海对冲基金产业园区注册的,在私募基金行业中专注股票很多年,非常有知名度。想请教卢总,泊通作为权益类的代表私募,从这个角度您是如何看权益私募跟实体经济相互的融合创新的呢?

      卢洋:其实这个是非常有使命感的一个问题,因为这块是我们之前做二级市场私募做得最差的地方,大马路上叫10个人来评价我们做二级市场的私募,都是抢钱的。

      杨敏:有点投机的成分在是吧?

      卢洋:是本来就是。这个问题我从两个方面来回答,现在让我们直接服务实体,我觉得我们的威信还不够,我们的定位还不可以。未来我们应该用三到五年的时间,头部的一些机构,应该把行业的这种形象和定位在大家的心中改变,不是说所有人都认同我们,至少大街上叫10个人来谈二级市场私募的时候,他们会说他们干了一些好事,因为他们把钱放到了该去的地方,都是提高了钱的使用效率,这是我们二级市场应该做的事,不要10个人所有人,有2个人这样说我们就是满意的。所以做好自己是第一点,能不能做好自己,这是我们的第一点。

      在此之上,我们的能力在哪里?和实体相结合,我想起去年一句话,国家说国企经营要从之前的管资产转向管资本的思路,大部分人不太明白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差别。资产这里面主要指的是有形资产,我们过去的国企也好或者是传统企业家也好,他们更愿意花钱买那些实实在在看得见的东西,比如说我们国企转的钱买栋楼,如果买个高科技公司的资产,他们就不认可。所以资产代表了我们过去的成果,资本应该是有形资产和无形资产的整合,我们更看重无形资产。二级市场权益投资里面,我们投资的重点也是无形资产的评估,而不是对有形资产的评估。无形资产可能会决定我们的投资在未来起多大作用,所以管资本面向的是未来。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我们是可以进行很好的咨询意见。

      比如我举个很简单的例子,2014年之前,大家看上证50指数的成分股基本上都是银行股,还有大基建公司或者是资源类公司,煤炭、钢铁等等。事实上到今天你会发现上证50的权重里面出现了很多以无形资产为主的公司,可能是品牌价值等等这样的公司,可能是高科技为代表的。这个时候产业结构发生重大调整,换句话说中国过去十年进行了高速的发展,但是我们指数的高点停留在2007年的6000点,这是为什么?是因为里面的产业结构发生重大调整。大家总是认为,是不是这里面有很多的公司跌的价格已经比6000点低很多了,其实真的没有,因为6000点是我们的权重股,是那些石油石化,是有色煤炭,是钢铁,是建筑工程类的公司。这些公司现在的市值已经远低于那个时期了,但是同时我们靠消费,靠品牌,然后靠科技含量等等,这些公司现在的市值已经远处大了。我听说一个段子,社保基金在总结过去十年为什么成功的时候,说我们在2007年高点和2015年高点的时候减了仓,这是成功的地方。这种东西能不能重复呢?我在想,如果是这样,我们在2007年的时候没有减仓,只是把中石油、中石化等等公司的一部分股权出让了,但是这些公司很好,在过去十年里不断把盘子做大,也交了足够的税,对我们国民经济很大的贡献,但他们资本回报的角度还不够高,所以现在市值降得比较厉害。这里面如果我当时出让了部分公司股权,投资的是像腾讯这样的一些公司,是不是到今天我总结经验的时候,就不是因为2007年高点减仓导致的,而是我2007年做了伟大的投资导致的。

      而这个是我们二级市场私募更擅长的地方。比如我们在2014年成立公司到现在,过去五年里,对标沪深300指数,我们平均每年跑赢沪深300指数20%,平均每个月跑赢1.68%,我们在80%的月份里面形成了对沪深300的月胜率,很均匀的在跑赢它,这里面大部分的我说通过基本面的阿尔法,或者说罗素的嘉宾讲的有动量等等因子,不断的暴露一些应该暴露的因子而产生的。我觉得这种东西愿不愿意拿出来跟国家分享做贡献,说现在有一些投资到我这里,帮国家国有资本保值增值,而不是资产保值增值,我觉得这个是肯定愿意的。谢谢大家!

      杨敏:谢谢卢总,从特别的几个角度来进行了股票投资和产业结合的思考,确实发人深思,也是我们行业有使命感的地方,需要我们后面的参与者一起来努力这个事情,谢谢卢总。

    责任编辑:郭金霞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