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券青年小明的“以前可是”

    2019-05-12 09:30:00    来源:资管云
    关键字:财经头条 财经新闻 投资价值

    作者丨投资杂记

    来源丨投资杂记(ID:gh_a849fd3eaab7)

    以前,小明觉得上市公司有证监会严格监管,信息披露完善,而且很少退市,有很高的壳价值,应该是行业中的佼佼者了。可是,2014年11超日债这一全市场首单公募债券的违约正是发生在上市公司上海超日太阳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身上,这下小明才明白,上市公司并不是什么护身符,一大堆上市公司正排队等着违约;

    以前,小明觉得国(央)企有靠山,背后有政府的光环加持,即使基本面差一点也无伤大雅。可是,2015年保定天威的违约让小明明白,国企身份的加持也不是护身符,国企也会玩弃车保帅的把戏。国企要是耍流氓,那也是一点也不含糊。保定天威之后,二重重装、中钢股份、东北特钢、广西有色等一批国企央企也前赴后继地走上了天台;

    以前,小明觉得股东背景、实际控制人这种不存在啥问题啊,募集说明书都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难道人家企业还要骗你不成。可是,中城建的出现让小明明白,债券市场也有李鬼,没人管的野孩子也会来冒充金枝玉叶行坑蒙拐骗的勾当,纸面上的豪门背景和实际的支持力度并不能等同;

    以前,小明觉得欠债还钱乃天经地义之事,不按时足额还钱就是违背了契约规定,就是一种违约行为;可是河北物流、亿利集团、美兰机场教会了小明一个新词汇—“技术性违约”。可是小明这小心脏受不了啊,过两天你还上钱了就叫技术性违约,这要是万一没还上呢。这些发行人一定是鲁迅先生的死忠粉,“窃书不能算偷……窃书!……读书人的事,能算偷么?”是呀,技术性违约不可怕,就怕技术性变成了习惯性。

    以前,小明觉得房地产是国民经济的基石,空谈误国、卖地兴邦支撑中国成为第二大经济体,带动了多少行业的发展,解决了多少就业,这样关系国计民生的行业应该很稳吧,可以说城投和地产就是两个不倒翁。可是,中弘股份、华业资本、国购投资、银亿股份等用血淋林的事实教育了小明,小地产商不靠谱,多元化的小地产商都挂了。地产是稳的,但不包括尾部房企,尤其是地产主业生存空间被极大挤压之后搞多元化的房企;

    以前,小明觉得企业债是发改委管的,不像交易所和协会,发改委手中的那个权力,想想都羡慕,在发改委地盘上还敢出现违约的债券?企业债至少比协会和交易所品种多一层护身光环吧。可是,11蒙奈伦的违约打破了小明的幻想,三大信用债市场均出现了债券违约;

    以前,小明觉得短久期还蛮有用的,也薅了不少羊毛,你想呀,就借给他9个月、1年的,还能不还你钱啊。长期限看不懂,短的没问题的,小明用短久期策略也在不少瑕疵发行人身上赚了不少钱。可是,山水水泥超短违约、亚邦集团短融违约等一系列短端品种信用事件的爆发把小明的脸打的啪啪响,长的靠不住,短的也没啥指望啊,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哎,都怪自己把老祖宗的话给忘了啊;

    以前,小明觉得做债是一件稳当的事情,拿着固定的票息,享受着稳稳的幸福;可是,后来的市场波动,让小明明白了,债券跌起来比股票可怕多了,过山车都没这么爽。为了小命,小明办公桌上自此常备速效救心丸;

    以前,小明买债的时候都会问问主承这债有哪些人买,都会聊聊发行人的八卦,对于那些背景神秘、上面有人还有大机构加持的债券发行人,小明觉得都是多一重保障。你看,大机构都重仓了,能有啥问题,是不是?可是,华信短时间飙至AAA到轰然倒塌,给了小明当头一棒,管你老板有通天本身,上头有人,管你有大机构加持,自己身体虚的话那也是说倒就倒,不带一点含糊的。钱是自己的,还是要自己拿主意啊;

    以前,小明觉得自己拥有注册会计师资格,具备扎实的财务功底,喜欢通过财务分析来捕捉蛛丝马迹;可是“二康”事件一出,小明顿时觉得自己弱爆了,读书人终究比不上老江湖的套路,连货币资金都是假的,真是皂滑弄人啊,市场分分钟教会了小明做人做事。想想过去自己对着民企的财务报表高谈阔论、挥斥方遒的场景,小明流下了无知和悔恨的泪水;

    以前,小明觉得金融行业是白富美、高富帅聚集的多金行业;现在,小明明白了金融民工并不是一个自我调侃的词汇,而是真实写照,这几年钱没赚到,头发倒是掉了不少,发际线一年更比一年高。想想遥不可及、若有若无的年终奖,小明明白了,尼玛,原来这就是金融供给侧改革啊。

    小明现在明白了,别人向自己要钱的那一刻自己才是大爷,钱投出去了,自己就变成了孙子。一不留神还变成帮骗子数钱,要是借钱给ZMT,连到底兑付了没有都不知道。这么混乱的市场,守好自己的钞票最重要啊。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