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富发展金融衍生品品种体系,促进共同富裕

    2021-11-04 10:32:17    来源:期货日报
    关键字:金融衍生品


    自2010年金融期货首次上市至今,境内金融衍生品市场建设进入到了第二个十年。回首过往,不论是在市场体系建设,还是在功能发挥上,境内金融衍生品市场的发展都展现了蓬勃的生命力。尤其是随着市场风险管理的理念深入人心,金融衍生品的功能在服务实体经济及发挥资产配置作用上,得到了长足的进步。


    品种体系不断完善,功能稳定有效发挥


    目前中金所已上市权益类和债券类7个衍生品品种,对应了不同的对冲需求。截至2021年7月,股指期货、国债期货的日均成交额分别为3901亿元和1063亿元,日均持仓额分别为7685亿元和3007亿元。股指期货和国债期货的总持仓量分别约为57万手和27万手,均创出上市以来新高。


    自金融衍生品上市以来,其价格发现与套期保值功能逐渐完善和发挥。以股指期货为例,自上市以来,IF、IH、IC和对应现货指数之间的相关度分别为0.997、0.998和0.993。值得注意的是,三大指数期货与现货指数之间的交叉相关度也非常高。三个国债期货品种TF、T和TS与现货价格之间的相关度分别为0.992、0.986和0.977,也保持了高度的期现联动。因此,期货和现货之间高相关度的表现,说明股指期货充分发挥了价格发现功能,进而促进了套期保值功能的有效发挥。


    同时,金融衍生品市场在有效保证套期保值效果的同时,还能间接起到降低市场波动的作用。为什么这么说呢?市场风险在期货市场上被充分转移后,现货市场的抛压和冲击成本可在一定程度上被降低。以沪深300指数为例,2006-2010年、2011-2015年、2016-2020年的年化波动率分别为34.5%、25.5%、19.8%,近五年的波动水平仅为十年之前的57%。


    有效服务实体经济,践行初心使命


    服务实体经济是资本市场发展的初心和使命。我国的资本市场已经逐渐形成了“一级发行、二级流通和三级风险管理”的层次体系,十四五规划也要求进一步扩大直接融资比重,发挥资本市场服务实体经济的功效。作为风险管理的重要工具,金融衍生品可以提供权益和债券市场的风险对冲,有助于维护直接融资渠道的稳定性。


    比如, 2020年8月创业板注册制正式落地以来,募资总额已达到1505亿,创业板近1年的募集资金体量相较于2017年至2019年的均值增加了246%。在直接融资进程加快的过程中,新股的长期战略投资者涌现出越来越多的风险管理诉求。在他们应对打新底仓的波动过程中,股指期货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新股参与积极性和资金长期配置的信心均得到提升。同时,通过投资者参与国债期货,可以分流债券市场抛压、稳定市场,有助于为企业发行信用债融资营造良好的外部环境,促进银行向实体企业提供更多的信贷支持。


    此外,借助价格发现功能的发挥,金融衍生品市场还能对弥补现货市场的定价缺口起到一定作用。以国债期货为例,目前2年、5年、10年以及后续可能上市的其他期限品种,能够为国债收益率曲线的市场化定价起到支持。国债期货通过更及时、全面地对市场新增信息进行反应,助力债券市场进行更为精准的定价,全面提升国债收益率曲线的精确度,完善利率传导链条,进而有助于货币政策迅速、有效地向下传导,准确指导市场投资及资源配置行为。


    匹配市场需求,务实与创新并举


    通过金融衍生品的工具应用,不仅能在风险管理和流动性管理的过程中提高净值的稳定性,还能结合不同情景和策略条件的设计,丰富产品策略类型,为居民提供更加多元化的投资选择,有力践行稳健保障和资产配置的先进理念。


    自金融期货上市以来,总计共有611只公募基金产品参与过金融期货。期货市场在助力居民财富稳健增长和健全多层次、多支柱养老保障体系方面贡献了积极力量。


    另外,场内衍生品市场在不断成熟壮大的同时,也给场外衍生品市场的发展提供了环境。场外衍生品在提供结构更加丰富的策略产品的同时,也借助场内衍生品市场进行风险管理,从而相互促进、相互成长。


    金融衍生品市场未来展望与建议


    金融衍生品市场在我国境内虽然已有十一个年头的发展,但相比境外成熟市场而言还很年轻,仍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进入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的新征程,金融衍生品市场也应立足国内国际双循环的大背景,以更开放的姿态迎接新发展格局,进而落实长远和战略布局,在新发展阶段实现高质量发展,促进共同富裕目标的实现。


    一是继续丰富发展品种体系,比如风格或行业指数期货、超长久期国债和短利期货、外汇期货、期权品种,进一步促进立体化衍生品体系的建设。


    二是构建行业良性循环生态,通过加强投资者教育、期货公司人才队伍建设、科技赋能等,促进金融衍生品市场的可持续发展。


    三是持续、深化服务对外开放,助力人民币国际化建设。在资本市场对外开放总体方向的指引下,扩大金融期货国际化品种供给,引入更多境外机构的参与,是立足新发展格局的新要求。


    数往知来,一如星河浩瀚,祝愿我国金融衍生品市场更上一层楼!(本文作者系中信期货董事长)


    责任编辑:Hester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