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家信托公司分食高净值客户千亿家族业务 却“很难实现盈利”

    2019-04-21 08:59:51    来源:金融界网站
    关键字:财经头条 财经新闻 投资价值

    本文源自:颐园财经

    随着新规落地,资管回归本源。对于信托公司而言,传统业务正面临市场机会减少、业务风险增大的境况,近年来,以家族信托为代表的财富管理业务由于市场需求的爆发而迎来较快的发展。

    根据建设银行与波士顿咨询公司对3399名私人银行客户调研分析,目前高净值人士整体已经在使用家族信托的比例接近10%,另有超过30%的受访者表示会在未来三年内积极考虑使用家族信托。

    2018年底公开信息显示,目前68家信托公司中有33家开展家族信托业务,信息明确披露的15家信托公司的家族信托业务规模达838.57亿元。据记者了解,目前受限于交易高成本等问题,纳入家族信托的资产类型以现金为主,功能上以实现财富传承及增长为主。而在业务实操中仍面临客户认知、系统建设、税收、盈利等痛点。

    超半数信托机构已布局家族信托

    近期,根据建设银行与波士顿咨询公司对3399名私人银行客户调研分析,目前高净值人士整体已经在使用家族信托的比例接近10%,另有超过30%的受访者表示会在未来三年内积极考虑使用家族信托。

    而在超高净值人群当中,已有超过20%的受访者正在使用家族信托,而表示未来三年内积极考虑使用家族信托的比例接近40%。

    当前我国“创一代”年龄已接近60岁,家族传承需求日渐突出,家族信托市场需求正在逐步释放。上述调研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底,中国个人可投资金融资产总额为147万亿元人民币,个人可投资金融资产600万元人民币以上的高净值人士数量达到167万人。据测算,未来五年,在克服了短期经济周期波动之后,2023年个人可投资金融资产有望达到243万亿元人民币,年复合增长率恢复为约11%。

    在需求爆发和其他业务受阻的大背景下,不少信托公司都开始将家族信托业务放在战略上的重要地位。从各家信托公司年报亦可见,家族信托已成为多家信托公司的重点业务和创新方向。据记者统计,2017年年报中“家族信托”被提及28次,仅次于资产证券化和慈善信托,位列第三。

    一位华南地区家族信托从业人士对记者表示,“2013年-2016年算是前期铺垫阶段,2016年以后发展很快,早期布局的信托公司开始出现量级的质变。”多位信托行业受访人士均对记者提及到,“这两年来业务发展很快。”

    业内一般将2013年视作家族信托元年,当时市场上出现了首单信托公司和银行共同推出的家族信托产品。时至今日,“信托+银行”仍是家族信托业务主流的业务模式,也有与保险公司合作的“保险金信托”等模式。

    据2018年底公开信息显示,目前68家信托机构中有33家机构开展家族信托业务,信息明确的15家信托公司的家族信托业务规模838.57亿元。

    “2016年底,有21家信托公司和14家商业银行开展这项业务,从2013年起步到2016年达到了441.8亿元的规模。”长安信托家族信托开发部及慈善信托部负责人上官利青对记者表示,“2018年年底,我们跟业内主要的信托公司交流了解到,现在市场规模大概在1000亿左右。”

    此前更有数据预测称,到2020年,国内家族信托业务规模可增至6000亿元。百瑞信托家族与慈善办公室副总经理张永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预计未来三年将会是家族信托业务的爆发时期,家族信托也将成为中国超高净值客户的标配产品。

    截至目前,建信信托、平安信托、中航信托、长安信托等公司的家族信托已逐渐形成品牌和规模。比如,据建信信托半年报数据显示,截止2018年6月末,其家族信托已落实配置规模超过300亿元,各系列家族信托设立单数超过800单。近期公布年报的山东信托,截至2018年末,其家族信托合同金额达76.6亿元,同比增长66.5%。

    而2018年,光大信托、中建投信托等公司落地首单家族信托业务。作为同样刚起步的百瑞信托,张永告诉记者,“成立办公室仅1年多的时间,我们落地家族信托业务15单,总规模近3亿元。”

    上述信托从业人士认为,家族信托的快速增长主要有几个原因。一是,财富管理和传承的市场需求非常大,监管层对家族信托业务持续释放出利好信号。二是,经过几年的市场教育,高净值人群对家族信托的了解更深入,成交量提升。三是,产品和服务越来越成熟,产品线也更加丰富,从几百万到几个亿的产品都有。

    盈利空间和规模挂钩

    记者注意到,近期市场上多家机构均推出百万级别的家族信托产品。比如,平安信托此前推出标准化咨询型家族信托,起点600万元。也有银行推出门槛仅为100万元的家庭信托。

    去年银保监会下发的“37号文”明确了家族信托不适用“资管新规”,并界定了家族信托的财产价值不低于1000万元,同时兼具事务管理和金融服务职能。张永认为,“按照监管层的划分,1000万以下的产品需要符合资管新规的各项要求。”

    “信托本身是法律关系,通过委托人、受益人和分配条件等架构合理设计,就可以实现财富传承和财产隔离的功能。”上官利青对记者表示,这部分市场需求的人群体量会比较大,对信托公司的专业水平、信息系统和处理效率要求会更高。

    “系统建设需要资金投入,不投钱哪来的系统?”上述信托从业人士表示,相较于国外,国内的家族信托客群基数大,可以用系统化、技术化去开展家族信托业务,但是投入大,盈利周期长可能是一些机构止步的阻碍因素。

    据记者了解,开展家族信托业务的信托公司,有的采取单独设置独立的部门开展业务;有的放在财富业务或创新业务部门下,由一个小组开展。通常来说,家族信托事业部、家族信托办公室等部门,采取全流程的形式来开展业务,包括前端的法律架构搭建、中台的统筹配合和运营管理等。

    “这得看信托公司是不是真的看准并且全力去做,有的信托公司尝试之后发现短期内都很难盈利,投入产出比低,可能投入力度反而往回收缩。”上官利青进一步表示,当前家族信托的发展阶段,需要大量人力成本和信息系统的投入,重新构建运营、托管、风控合规等流程和服务体系。“我们在人员配置、信息系统搭建上花了大力气,今年应该是能够实现盈亏平衡。”

    上述信托业内人士认为,家族信托的盈利空间和规模挂钩,因为固定成本不变,只有规模大了才能形成利润。“目前很难实现盈利,这是大部分公司都存在的情况。”

    据记者多方采访了解,当前家族信托业务的管理费从千分之几到百分之一都有,差别非常大。有受访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有的同行愿意做‘地板价’,如果大家拼价格,又因为价格低不愿意花太多精力去做好客户服务和财富管理,那就可能容易形成恶性循环。”

    实际上,家族信托业务还面临着诸多问题。比如,专业人员的稀缺,家族信托需要从业人员具备法律、财务、投资等综合能力较强的从业人员;国内的家族信托在法律规定上虽没有实质性障碍,但国内信托登记制度、遗产税等税收制度仍待完善。

    普益标准研究员龙燕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家族信托在我国目前仍处于探索阶段,相关财税制度、信托财产独立性、双重所有权问题尚有待解决,存续的家族信托种类多为资金型家族信托以及保险金信托,对股权、不动产、动产、慈善等类型的家族信托产品涉及较少。”

    “目前主要是受限于交易过户的高成本。”多位受访人士表示,如果房产、股权等资产注入家族信托,按照当前国内的制度和实操是需要过户到信托公司名下。“比如公司股权原始价值1000万,现在估值达到1亿元,那么交易过户给信托公司时,增值部分就需要缴纳20%的个人所得税。”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