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冲基金教父达利欧:资本主义急需改革

    2019-04-09 03:49:57    来源:金融界网站
    关键字:对冲基金 达利欧


    金融界美股讯 被誉为“对冲基金教父”的桥水联合基金(Bridgewater Associates)创始人瑞-达利欧(Ray Dalio)称,资本主义已经不再适用于大多数美国人。他表示,贫富差距的扩大正在创造出一种动荡的环境,这与上个世纪三十年代时的经济和社会动荡形势有着令人不安的相似之处。


    达利欧表示,资本主义已经发展成为一个促使贫富差距不断扩大的体系,从而令美国面临生存风险。他在职业社交网站领英(LinkedIn)上发表了一篇分为两部分的系列文章,指出现在资本主义现在急需改,并提出了改革的方法。

    这位亿万富豪投资者称,他在12岁时就成为了一名资本家,当时他靠送报纸、修剪草坪和帮人背高尔夫球棒而赚到了第一笔工资,并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股票市场大热之际将这笔钱投资到了股市上。

    那段经历让现年69岁的达里奥最终成为了一位全球宏观投资人,他从事这一职业至今已有将近半个世纪之久,并借此塑造了对经济和市场的理解。达利欧认为,就提高生活水平而言,资本主义是最能有效配置资源的机制。但据达利欧在领英网站上发表的文章所述,时至今日,资本主义体系对大多数人来说几乎没有、甚至是根本没有带来实际上的收入增长。自1980年以来,收入最低的60%黄金年龄工人的实际收入(也就是经过通胀调整的收入)并无增长,而长大后收入高于父母的儿童所占比例已经从1970年的90%下降至50%。

    达利欧指出,贫富差距已经创下了自上个世纪三十年代末以来的最高水平,现在最富有的1%人口拥有的财富已经超过了底层90%人口的财富总和。他在文中写道:“这与1935到1940年之间的贫富差距水平是一样的(在那个时期,大多数国家都迎来了一个内外冲突激烈的时代)。”

    他写道,在处于最底层的60%人里,大多数人“都很穷”。他援引美联储最近公布的一项研究结果称,在紧急情况下,大约40%的美国人连400美元都很难拿出来。儿童贫困率现为17.5%,而且在过去几十年时间里都没能取得重大的改善。这反过来又带来了学术成就糟糕、生产率低下和低收入的结果。

    “收入/教育/财富/机会的差距使得收入/教育/财富/机会的差距进一步扩大。”达利欧写道。他在文中引用的统计数据显示,富裕社区拥有更好的公立学校,这些学校拥有更好的教师、设备和材料。 与此同时,贫困还会导致家庭受损,促使夫妻离婚和分居,从而加剧贫困儿童的苦难。糟糕的儿童照料和糟糕的教育可能会使其在成年以后从事不良行为,从而造成更高的犯罪率和入监率。

    达利欧称,贫富差距正在导致美国遭到削弱,因为这会削弱美国相对于全球竞争对手的实力。此外,贫富差距还会还引发危险的社会和政治分歧,对社会凝聚力乃至资本主义制度本身造成威胁。

    “贫富差距——尤其是同时还伴随着价值观差距——导致冲突加剧,而在政府中,这种冲突表现为左派的民粹主义和右派的民粹主义之间的冲突,而且往往会带来某种形式的变革。”达利欧写道。“出于这个原因,我很担心下一次经济衰退将是什么样子的,特别是因为各国央行扭转经济衰退的能力很有限,而且政治极端主义和民粹主义已经变得如此多见。”

    他还在文中写道,资本家不知道应该如何分割经济“馅饼”,“而我们现在正处于这样的一个时刻:(A)不同意识形态的人将共同努力以巧妙地重新设计这个体系,让这块‘馅饼’能以更好的方式进行分割和增长;(B)我们将迎来巨大的冲突和某种形式的变革,这将导致大多数人受到损害,并使‘馅饼’变小。”

    采取行动

    那么,谁该为这种困境负责呢?达利欧认为,不该是“邪恶的富人”或“懒惰的穷人”,而应该是资本主义制度本身。

    “资本主义现在的运作方式是,人们和公司发现,制定政策和开发技术以降低人力成本是有利可图的,这就在很大程度上降低了人口在社会资源中所占据的比例。”达利欧写道。“富有的公司和个人拥有更大的购买力,从而促使那些寻求利润的人将资源转移到有钱人想要的东西上,而不是穷人想要的东西,其中包括基本需要的东西,比如对穷困儿童的照料和教育等。”

    让人们更多地分享国家财富,降低金融不安全性,提供更好的教育和晋升机会,是达利欧提出的缩小贫富差距解决方案的关键。

    他在文中写道,变革必须是自上而下的。“除非你能影响那些掌握着权力杠杆的人,让他们按照你希望的方式去作出改变,否则你就无法对变革产生影响。”达利欧指出。“因此,必须要有来自国家最高层的强大力量,宣布收入/财富/机会差距是一种国家紧急状况,并承担起重新设计制度的责任,从而使其能够更好地运作。”

    达利欧恳求国家领导人制定能够改善人民生活的政策,并对此作出解释称,对个人和公司税收、借贷和慈善事业作出改革是很有必要的,而且这种改革将会发挥重要作用。他提出的想法包括:建立公私伙伴关系,投资于具有投资回报稳健而又可衡量的社会和经济生产性项目;对会造成污染的事业及其他可能损害人们健康的事业进行征税,由整个社会为此付钱;从最高收入者那里筹集更多资金,并将收益分配给中下层收入者,确保鼓励生产力和创新活动;制定全民医疗和教育的最低标准,并将“资金和信贷从那些拥有较高储蓄倾向的人手中转向拥有较高支出倾向的人手中,从那些不那么需要资金和信贷的人手中转向更需要的人手中。“

    他警告称,政治不作为和持续内斗可能会带来严重的后果。“我们正处在一个关键时刻。”他写道,“其中最大的问题是我们应该如何对待彼此,而非任何其他制约因素。”

    达里奥认为,未来两年时间里将在美国、英国、意大利、西班牙、法国、德国和欧洲议会举行的具有决定性意义的全国选举将会带来风险。他补充道:“我们有足够的资源来应对这些具有风险的问题,创造更平等的机会,提高生产率,从而让‘馅饼’变大。我最担心的问题是,双方可能不会就各自的立场作出妥协,以至于资本主义制度要么遭到抛弃,要么得不到改革,因为右派将为保持现状而战,而左派则将为反对现状而战。“

    如果资本主义陷入一场政治“拔河大战”,那么这种制度的力量和影响力都将下降,而其所支持的经济和政治自由支柱也将遭到削弱,达利欧警告称。他补充称,未来的道路应该是让两派的“明智而又老练”的人走到一起,共同努力改革资本主义,“这对大多数人来说都是好的”。


    责任编辑:小蒹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