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市场老兵”回忆:期货是最不被公众理解的市场!

    2019-03-22 07:29:39    来源:期货日报
    关键字:期货市场 姜洋 尚福林 李剑阁 屠光绍

      期货和衍生品市场是促进多层次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的内在要求,以期货交易所为核心的大宗商品期货交易形成的定价中心和定价权是国家的一种软实力。当前,中国经济需要一个更国际化、更能服务实体经济、更能实现内外联动的期货和金融衍生品市场。

      那么,期货和金融衍生品市场为何被引进中国?功能和作用是什么?在构建现代金融体系中具有何种地位?如何做好市场监管和风险管理工作,引导期货和衍生品市场健康发展?

      在日前于北京金融街举办的第12期“CF40·孙冶方悦读会”上,上海新金融研究院(SFI)学术顾问、中国证监会原副主席姜洋结合《发现价格:期货和金融衍生品》一书对上述问题作出了解答,更有CF40特邀嘉宾、全国政协常委、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主任尚福林,CF40学术顾问、孙冶方经济科学基金会理事长李剑阁,CF40常务理事、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屠光绍共同出席读书会,并通过讲述自己在期货市场中的亲身经历给现场听众带来了一场关于期货的知识盛宴。

      姜洋:谈期货市场特殊性,谈市场风险,谈期货法

      在从事中国期货市场发展和监管事业的近20年里,姜洋大力推动期货市场的规范化、法治化和国际化,积极推进市场创新发展,有效促进期货市场经济功能发挥,提升了中国期货市场的国际影响力。作为经验丰富的监管者、市场一线的开拓者,姜洋在《发现价格:期货和金融衍生品》一书中用通俗简洁的语言,拉近了读者与金融衍生品这一让人“望而生畏”的市场的距离。

      据姜洋介绍,期货市场与其他金融市场存在差异,我国期货市场与美国等境外期货市场存在差别,这两个差异的对比是《发现价格》的重要内容。

      “与银行信贷、证券市场相比,期货及衍生品市场是最不被社会公众理解的一个市场,是因为其发现价格和套期保值的功能发挥具有隐蔽性。”姜洋指出,期货市场的功能发挥有三个特点:一是向社会无偿提供商业活动的定价基准,具有公益性,人们不易看到;二是市场中的投机者为期货市场提供了充足的流动性,方便企业套期保值对冲风险,但大部分人仅看到期货市场的高杠杆、投机性,而忽略投机者的正面作用;三是期货市场的保证金交易为企业管理原材料库存提供了低成本工具,但很多人习惯实货库存而对期货工具弃之不用。

      姜洋表示,与美国等境外期货市场相比,我国期货市场是在学习借鉴美国等市场经验和在中国国情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并在具体的建设和发展实践中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特色。

      谈到期货市场的风险,姜洋表示,期货及衍生品市场是一个高效率、高风险的市场,既可以管理风险,也可能酿造风险。其“双刃剑”的特征,要求我们必须做好市场监管和风险管理工作。国际经验和我国多年来监管实践提供的经验与规律性的东西,使我们提前发现风险、化解风险的能力不断提高。这种能力的前提是,必须做到监管制度落到实处,监管责任落到人头,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2018年,原油等大宗商品期货对境外投资者开放以来已经一年,开了一个很好的头。反映好,评价正面,已经对国际原油的定价体系产生了一些影响。如果我们正在上市交易的50多个大宗商品中,有一半的合约能够让国际投资者参与,那么中国期货市场形成的大宗商品定价就可能成为全球大宗商品贸易的定价基准,我们的规则就能融入世界,参与国际治理。”

      姜洋表示,我国应该借鉴美国等国家发展期货和衍生品市场的经验,兴利除弊,加快我国期货和衍生品市场的发展及法治化、国际化建设。应抓住有利时机,利用我国改革开放形成的综合经济国力,建立以本土期货交易所为主的国际化大宗商品定价中心,形成大宗商品国际贸易的定价基准,参与国际市场相关规则制度的制定,尽快形成自己的软实力。

      对于业界比较关注的期货法,姜洋说,中国要尽快推出期货法,尽快为全世界的投资者提供更好的投资平台,为中国定价基准的确立、为期货市场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提供法律支持。

      尚福林:谈商品期货、金融期货品种上市,谈市场初心

      以小见大,尚福林从四个故事谈到中国期货品种上市的历程,谈到了参与市场的感悟,最后对中国期货市场发展提出了中肯的建议。

      “首先的故事是关于绿豆,当年的绿豆因为市场混乱被停止交易,经过反复研究,我们搁置了绿豆期货交易的恢复。因为我们发现绿豆产量只有80万吨,量太小的品种不适合做期货,容易被资金爆炒。”尚福林表示,绿豆期货带来的启示是,大宗商品的量要足够大才叫做大宗商品,量不够的情况下就容易被炒作,反而对市场造成破坏。

      “再讲一个黄豆的故事。美国一开始利用质量标准把我们挤出了美国市场,后来又用转基因大豆提高了产量。并且美国人收购了我们大量的榨油企业,我们大量进口美国大豆。那么我们的大豆期货怎么给农民服务呢?方法就是公布大豆价格。在没有期货价格的时候,豆农卖豆子价格很不利。但是我们公布了大豆的期货价格为豆农能够拿到相对公平的价格提供了帮助,豆农可以根据价格的变化决定自己做什么。”尚福林说,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定价基础和套期保值的功能只要跟实体经济结合起来就是很好的事儿。

      “第三个故事讲一讲小麦,我们推出过强筋小麦,但我们发现,强筋小麦的种植要求比较严格,老百姓种出来成本很高。但是收麦子的时候却跟冬小麦、春小麦的价格差不多。只有在储存一段时间之后,强筋小麦的价格才能好起来。收的时候价格类似,但卖的时候价格高,农民无法受益,而存储方受益了。工业化的进步导致强筋小麦优势比明显,从而品种逐渐萎缩。”尚福林说,这就表明,期货品种需要比较容易标准化。

      “第四个故事讲一讲生猪,现在美国是第一大猪肉生产国。为什么我们没上呢?因为美国是大规模生产猪,大小差不多180—210磅左右,我们的猪是180—280斤,差距太大,标准化不足。此外,生猪交割比较麻烦,屠宰了冷冻交割,大家不接收,因为冻猪肉大家不爱吃。但是如果不做实物交割,纯现金交割,则容易变成赌博市场,因此生猪期货一直在搁置。”尚福林说,这就说明期货品种应便于交割。

      谈到我国期货市场应如何发展,尚福林表示,首先,要保持建立期货市场的初心,要围绕定价基准、套期保值、风险管理等来发展期货市场;其次,要不断完善期货市场基础制度,同时为避免市场过度投机,监管必不可少;最后,在发展过程中要尊重市场规律,有序推动期货市场开放,逐步与国际接轨。

      李剑阁:谈正确对待金融衍生品

      回想我国期货市场在发展过程中面临的争议,李剑阁表示,我国期货市场在刚刚起步时比较混乱,监管也是难题。从国内外期货市场的发展历程来看,期货及金融衍生品市场可以成为经济的增长点,但在风险和危机来临时也时常被当作替罪羊。 

      “期货不是通胀的发动机,而是市场价格的温度计。”李剑阁说,大家应该认识到,期货只是反映了市场对未来价格的预期,期货市场本身并不能制造金融危机。

      金融危机中怎样看金融创新?或者说在金融危机发生以后,怎么看金融衍生产品?李剑阁表示,我们需要宽容一点,要允许试验,允许失败,这样金融创新才能向前发展。对期货市场、金融衍生产品市场以及各项金融创新都要有一个比较平衡和正确的认识。

      屠光绍:谈要融合全球观和中国观看期货市场发展

      “中国的期货市场和国外的期货市场相比,在体制上,发展阶段上,市场参与者上都存在差异。那么是不是有了这些不同,就不考虑期货市场发展的共同规律或者期货市场发展的根本原则?这就需要融合全球观和中国观来看中国期货市场的发展。”屠光绍表示,只有做到能很好地把国际发展趋势和规律与中国期市发展的具体环境和发展阶段融汇起来,才能逐步探索出中国期货市场发展的道路。

      屠光绍还说,我国期货市场的根本宗旨是服务实体经济,正确有效地发挥期货市场的功能,有利于市场资源配置,进而有利于我国经济发展。如果没有期货市场,那我国经济领域就缺少了一个基础的风险管理工具。因此,要将期货市场的建设和发展放在一个国家和社会发展的大趋势下进行考量。

    责任编辑:张瑶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