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传承新动向:精神传承“上位”,AI家族信托顾问需求萌芽

    2021-02-07 13:47:59    来源:投资时报
    关键字:家族信托 家族传承 AI


    世界地缘格局渐趋复杂,与疫情共存成为“新常态”,在经济面临转型升级的2021年,中国的高净值人群也迎来历史转折期,这无疑对家族传承提出了更高要求。


    家族传承是一个系统工程,既需要在中华传统文化中寻根,也需要学习世界上历经百年、屹立不倒的财富家族的长寿秘诀,既要实现文化价值观的有效传递,也要财富蓄水池持续满溢。


    在家族传承过程中,什么才是高净值人群最关心的方面?其更偏好哪类传承类金融工具?后疫情时代,高净值人群的传承观念有何变化?


    在对家族传承的研究梳理中,研究员注意到,家族财富的可持续发展是众多策略相互协调共同作用的结果。


    据福布斯中国联合平安银行私人银行发布的《2020中国家族办公室白皮书》显示,家族信托为最受青睐的家族办公室执行工具。白皮书预测,未来将执掌家族财富或者正在执掌家族财富的“中流砥柱”参与者已经具备一定的家族企业风险隔离意识。同时调研发现,60岁至69岁的调研者对于家族信托的需求最为迫切,其对家族信托的首选程度高达80%。


    而来自招商银行私人银行近期发布的《2020年中国家族信托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家族信托意向人群数量约为24万,预计到2023年将突破60万人。与此同时,上述人群可装入家族信托的资产规模估计约为7.5万亿元,预计到2021年底,这一规模将突破10万亿元。


    值得关注的是,去年年初突发的疫情使得财富保障、规避风险成为高净值人群两大新目标,越来越多的高净值人群开始注重不可控事件发生前的风险防范、未雨绸缪。


    财富保障观念日益成熟


    疫情并没有放慢中国造富巨轮的前进速度。《2020中国家族办公室白皮书》显示,中国财富逆风前行,企业家家族仍对国内经济环境和市场充满信心,使得国内家族办公室服务前景广阔。


    福布斯数据显示,2020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榜者的总财富值由一年前的9.1万亿人民币飙升至14.1万亿人民币,近2/3的上榜者的财富在过去一年时间有所上涨。同时,上榜门槛提高为15.5亿美元(约110亿人民币),一年前为10亿美元(约71亿人民币)。


    值得关注的是,“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的财富管理理念逐渐得到高净值群体的认同。当前投资环境下,中国高净值人群特别是超高净值人群不再盲目追求资产价值的快速增长,“资产保护”意识正在增强,其逐渐接受了与可承受风险相匹配的合理性收益。


    伴随着对市场的不确定性认知加深,高净值人群避险情绪加强。


    来自招商银行的调研显示,一方面,“保证财富安全”和“财富传承”成为重要的两个财富目标,另一方面,在打破刚性兑付、多个单一资产类别出现亏损的市场教育下,高净值人群深刻体会到各类资产的潜在风险,理解到投资需要在风险和收益之间做出权衡。


    在如何保证财富安全方面,高净值人群希望通过专业机构的引导,借鉴成熟经济体的代际传承模式,制定更加符合家族发展的保障与传承方案。这其中,42.04%的受访者认为应掌握多样和分散的财富保障方法。可以看到,高净值人群对财富保障认知日益成熟。


    家族信托意向人数约24万


    在财富管理模式转型升级的大背景下,家族信托逐渐担当起财富传承生力军的重任。而高净值人群对家族信托的认可度,在过去几年中也得到显著提升。


    据招商银行和贝恩公司于2019年联合发布的《中国私人财富报告》显示,家族信托在各类财富传承安排方式中提及率为20%。但一年以后,新的调查结果显示,境内外家族信托提及率进一步提升至超30%,成为关注度增长最快的传承工具。


    得益于高净值人群的增长规模和其对家族信托认可度提升的双重驱动,中国家族信托意向人群数量呈快速增长趋势。招行私人银行发布的《2020年中国家族信托报告》显示,2020年,家族信托意向人数约为24万人,预计到2030年底该数字将突破60万人。同时,中国家族信托意向人群可装入家族信托资产规模约7.5万亿元;预计到2021年底,该部分资产规模将突破10万亿元。


    从高净值人群未来三年计划转入家族信托的可装入资产的类别看,现金(含金融产品)、保单和不动产居前三位,三者合计占比约75%。同时,高净值人群对家族信托投资管理心态日趋平和,预期更加理性。


    《2020中国家族信托报告》显示,基于家族信托作为家族防火墙的设置初衷,大部分高净值人群在家族信托的投资过程中,追求较低的投资风险和相匹配的收益。其中,48.25%的受访者希望家族信托的投资比个人账户更加保守,42.6%的受访者希望两者风险偏好相同,仅9.08%的受访者有着更高的风险承受能力,希望家族信托的投资比个人账户更激进。事实上,这部分人群已经在整体资产中做了风险分散的权衡。


    当然,在净值化转型的大背景下,家族信托在资产配置过程中也面临若干挑战:其一,各类资产收益率普遍下降;其二,资本市场波动太大;其三,不知道如何优化资产配置管理方案。部分受访高净值人群表示,需要借助财富管理机构的专业投资能力,以实现家族信托资产的稳健增值。


    对此,胡润百富联合建信信托共同发布的《2020中国家族财富可持续发展报告》,提示了后疫情时代境内信托机构服务的四个优势:第一,企业家财富来源及企业主营业务主要集中在境内时,境内资产由境内家族信托持有,更具“本土”优势;第二,境内信托机构均属接受严格金融监管的持牌机构,经营规范且风控体系完善,更有保障;第三,目前设立境外家族信托普遍面临境内资产出境难、境外收益入境难、境外受托人时差及“文化”水土不服的沟通成本问题;第四,超高净值人群配置海外资产着眼于分散风险,但无论将资产全部配置到哪个信托目的地,其资产均有可能面临所在国的国别风险,从这个角度而言,设立境内家族信托隔离风险,进行财富管理有其必要性。



    精神传承需求提升


    在关于家族传承的调研中,《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各大机构均关注到家族凝聚力及精神传承的重要性在提升,其重要性甚至超过财富传承。


    慧谷家族联合德勤共同发布的《2020中国家族企业白皮书》显示,在家族传承方面,有一半以上受访者关注家族凝聚力更胜于财富和传承,例如家族文化、愿景和价值观以及家族成员沟通等。他们重视家族与企业的定位,这关系到家族和企业的未来愿景,也关乎卓越民营企业的社会责任。


    而来自胡润百富的中国高净值人群需求管理调研亦显示,后疫情时代,四成高净值人群开始关注财富传承的规划。他们对于“传承”的理解更加多元和宽广,体现在价值观与精神的传承成为主流的传承趋势。具体而言,企业核心价值传承的重要性居首位(56%),其次是家族精神财富(53%)、物质财富传承(44%)。


    《2020中国家族财富可持续发展报告》表明,相较往年,本次受访企业家更注重对社会的回馈,并且更关注其家族在较长经济周期中的社会价值以及社会效应。


    “精神传承”是他们在考虑设立家族信托时关注的重要因素之一,既要注重“言传身教”,同时又心怀家国天下。他们希望通过家族信托和慈善信托实现家族文化理念的传承和回馈社会的愿望,进而提高家族精神的凝聚力和社会影响力。


    可以看到,家族信托的分配条款已经较好地实现了“物质财富”的传承与对受益人的“物质激励”。招商银行私人银行调研显示,从目前的家族信托实现来看,包括子女教育金、创业启动金、医疗储备金、老人赡养金、紧急备用金等多类型个性化信托利益分配条款,已能较好满足高净值人群的相关需求,但是从发展趋势上来说,高净值人群还希望通过物质财富的给付,实现精神财富的传递。


    以子女教育金为例,不少受访者提出希望家族信托实现“定向支付”的功能,确保信托利益切实并直接用于教育目的,并以此实现对子女教育的期许。


    同时不少受访者表示,希望提供家族信托服务的机构,可在“精神激励”方面提供更多的专业支持,包括家族宪章与家族信托的结合、部分复杂分配条款的设计等等。


    因此,财富管理机构在应对“精神财富”传递需求方面的能力差异,将构成未来高净值人群在不同机构之间做出选择的重要考量因素。



    金融科技与家族信托的结合


    值得关注的是,招行私人银行《2020中国家族信托报告》显示,超过半数的受访者对智能家族信托顾问颇感兴趣,同时也有约1/4的受访者对家族信托合同模块化表现出较高兴趣,这体现出高净值人群兼顾个性化与效率的需求。


    高净值人群的需求具有多样化、非标准化特点,但其本人未必能够准确清晰地洞察并表达自身需求,在这一过程中,人工智能将很可能派上用场。


    分析认为,人工智能在家族信托领域的应用,并非追求胜过资深专业人士的设计方案,而是帮助高净值人群便捷、高效地设计出基本合适的方案。


    随着时间推移,高净值人群的主观需求与客观情况都可能发生变化,家族信托方案亦应该进行检视和调整,以适应上述变化。因此,智能家族信托顾问有其应用前景。


    责任编辑:阿wai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