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净值人群财富密码:家庭年开销175万元 北京千万资产家庭最多

    2021-02-05 11:39:08    来源:投资时报
    关键字:高净值人群 财富管理


    随着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高速增长,高净值人群积累起可观的家庭财富。然而近年来外部经济环境复杂多变,资本市场大幅波动,高净值人群的身家也面临一定考验。


    这一群体的真实面貌总能挑动人们的好奇心。高净值家庭数量有多少、拥有多少财富、呈现怎样的生活状态,以及面临着哪些困扰?


    中国财富市场规模持续扩大。截至2018年底,我国私人财富总量达23.56万亿美元(约165万亿元人民币),较2008年增长130%,增速为全球之最。截至2019年底,中国高净值人群总量达132万人,较上一年增长近6.6%,占亚太区比例近20%。


    2020年,中国上榜福布斯十亿美元富豪人数达491人,财富净值总额近1.57万亿美元(约11万亿元人民币),十年复合增长率分别为8.8%和10.8%。中国百万亿规模的财富管理市场备受全球瞩目。


    值得注意的是,在近两年中国经济和财富市场增速放缓与市场波动的背景下,高净值人群对市场的不确定性认识加深,财富管理理念进一步成熟理性,避险情绪加强,“财富安全”和“财富传承”持续成为高净值人群最重要的两个目标。



    千万资产高净值家庭分布


    国内高净值家庭的数量正在发生明显变化。


    中信保诚人寿与胡润研究院联合发布的《2020中国高净值人群品质生活报告》显示,北京是拥有最多千万资产高净值家庭的地区,比上年减少6000户,达到28.8万户,减少2%,其中拥有千万可投资资产的高净值家庭14.6万户;广东排名第二,千万资产高净值家庭比上年减少6000户,达到28.5万户,减少2.1%,其中拥有千万可投资资产的高净值家庭16.2万户;上海排名第三,千万资产高净值家庭比上年减少5000户,达到24.9万户,减少2%,其中拥有千万可投资资产的高净值家庭14.3万户;香港排名第四,千万资产“高净值家庭”比上年减少1000户,达到22.2万户,减少0.5%,其中拥有千万可投资资产的“高净值家庭”11.4万户;浙江排名第五,千万资产“高净值家庭”比上年减少3000户,达到19.3万户,减少1.5%,其中拥有千万可投资资产的“高净值家庭”9.8万户。


    可以看出,上述排名前五的地区,千万资产高净值家庭数量均在下滑。


    从千万资产高净值家庭构成来看,包括企业主、金领、炒房者、职业股民四大人群。上述报告显示,企业拥有者占比65%,比上年增加5个百分点。企业资产占其所有资产的66%,他们拥有140万元的可投资资产(现金及部分有价证券)、20万元以上的汽车和价值180万元以上的住房。


    金领主要包括大型企业集团、跨国公司的高层人士,他们拥有公司股份、高昂的年薪、分红等来保证稳定的高收入,这部分人占比20%,和上年相同。他们的财富中现金及有价证券部分占比20%,拥有500万元以上的自住房产、价值50万元以上的汽车。


    炒房者主要指投资房地产、拥有数套房产的财富人士,这部分人占比10%,和上年相同。房产投资占到他们总财富的84%,现金及有价证券占比2%。


    职业股民是从事股票、期货等金融投资的专业人士,这部分人占比5%,比上年减少5个百分点,现金及股票占到其总财富的29%。职业股民平均拥有430万元以上自住房产、170万元以上投资性房产和价值100万元以上的汽车。


    受访的高净值人群平均家庭年开销金额为175万元,其中旅游(占比19%,33万元)、孩子教育(占比18%,32万元)和购买日用奢侈品(占比16%,28万元)是他们的主要消费类型。其他花费在娱乐、健康与保健、个人教育与礼品等方面。不同年龄层中,30岁以下高净值人群在奢侈品方面花费支出最大,他们平均一年在日用奢侈品方面花费31万元。


    超高净值人群家庭年平均花费更是达316万元。其中日用奢侈品占比19%(60万元),孩子教育占比18%(55万元),旅游占比15%(46万元)。


    与2019年相比,2020年中国高净值人群消费价格的总水平上涨了3.4%,涨幅高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2020年9月CPI同比增长1.7%)的水平。



    后疫情时代强调“财富安全”


    伴随疫情的影响,高净值人群更加注意风险管理,在对未来的判断上也愈发理性。


    数据显示,八成高净值人群面对疫情保持积极的心态,即便在企业经营受影响的情况下,也能积极调整,展现出顽强的韧性与进取的勇气。理性积极的态度同样也折射在消费观上,超过九成的高净值人群表示疫情对消费态度无太大影响,仍然秉持理性消费观。


    疫情也让高净值人群把健康、亲情放在更重要的位置。数据显示,近八成高净值人群认为健康是人生重要目标,近六成高净值人群将健康排在人生目标重要性的第一位,其次是亲情、财富、时间、事业。


    定性研究发现,高净值人群对于人生目标的定位是“健康第一、亲情第二、财富第三”。他们对于健康的理解包括拥有健康的生活、健康的体魄、健康的灵魂。


    高净值人群对于“财富自由”也有更深层次的理解,包括时间可支配的自由、资源可支配的自由、财富可支配的自由、健康的自由以及与之相关的医疗自由。同样,他们认为精神上的自由比财富自由更重要,在此基础上,健康的身体是先行条件,是进行创富、守富和传富的基石。


    据悉,胡润百富将财富生命周期定义为创富、守富、传富三个阶段。创富,即财富增长;守富,即保障财富安全;传富,即规划财富传承。


    后疫情时代,高净值人群将“财富安全”放在首位,超过了“财富增长”和“财富传承”。超过五成高净值人群认为“财富安全”非常重要,体现在他们越来越多地关注资产流动性、财产风险,且越来越多地信赖专业的理财机构。


    对于财富增长,调研数据显示,五成高净值人群重视积极进取的金融投资,比如认为“流动性资产的配置”的重要性超过了“非金融资产的配置”。


    另外,四成高净值人群开始关注财富传承的规划。他们对于“传承”的理解更加多元和宽广,体现在价值观与精神的传承成为主流的传承趋势。具体而言,企业核心价值传承的重要性居首位,其次是家族精神财富和物质财富传承。进一步而言,六成高净值人群认为充足的现金流以及高稳定性的财富规划对于财富自由非常重要,其次是应对意外的保障,比如各类商业保险等。


    可以看出,外部宏观环境的变化叠加疫情影响的不确定,改变了高净值人群对于风险的偏好和管理。风险偏好降低、投资风格更加稳健和灵活,则直接影响着资产配置策略的调整和优化,体现在结构上多元配置、平衡风险,配置上重视金融资产,布局上回归中国市场的特点。


    财富传承压力显现


    财富传承已经成为高净值人群,特别是超高净值人群最关心的话题。


    根据调研,六成以上的创一代企业家为60后或70后,面临着不同程度的传承压力。这一比例在超高净值人群中更高,2019年“新财富500富人榜”中,78.2%的上榜企业家年龄已经超过50岁。规模庞大的富裕人群对传承规划、企业顶层设计、家族治理以及包括家族信托、家族办公室在内的传承工具等需求与日俱增。


    家族财富的安全传承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国家政策、宏观经济、法律制度等外部环境。同时,企业经营状况与家族成员关系也影响着家族财富的规模与完整性。面对外部环境的变化与不确定性、内部企业发展与家族关系的复杂性,高净值人群更需要稳健的财富增长战略、有韧性的企业发展战略、和谐向上的家族治理战略,以多重资本共同应对风险与挑战。


    相关调研数据显示,家族财富增长与家族企业发展被高净值人群认为是实现百年传承最重要的两个因素。此外,高净值人群普遍认为“人才兴家”,增厚人力资本是家族长远发展的重中之重。站在家族资本全面传承的角度,家族团结和睦的关系、家族价值观与使命感的树立、家族的社会地位及声誉等都将推动家业的世代传承。因此,大额保单、家族信托、家族办公室等传承工具的应用,可以帮助高净值人群建立长期传承规划、优化代际传承架构,有效防范家族传承过程中面临的内外部多重风险。


    责任编辑:阿wai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