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放缓,撤单增多,IPO发行踩下“刹车”?

    2021-01-12 10:17:26    来源:新华财经
    关键字:IPO


    日前,IPO排队企业被否增多、撤单增多,就在市场广泛热议的同时,监管部门却称并未有收紧IPO情形。IPO审核是否踩下“刹车”?背后监管态度指向何方?新华财经记者就此展开了调查。


    IPO审核踩下“刹车”?

    在2020年年底,市场上关于IPO发行收紧的声音流传开来。事实上,从注册数量来看,四季度在证监会注册生效的科创板申报企业36家,三季度则为55家;从注册时间来看,四季度创业板拟上市企业从提交申报材料获受理到最终注册生效平均耗时约147天,相比之下,三季度平均耗时不足51天。这些迹象似乎都印证市场关于IPO放缓的猜测。

    在此期间,深交所在下发的多份问询函中加强了对创业板申报发行人信息披露要求。北京一位券商投行人士告诉记者,明显感到与2020年11份前相比,交易所对申报企业问询力度加大,需要补充的材料比之前增多。

    这种情况反映在企业层面是,申报IPO企业因主动撤回导致终止审核的情况增加。科创板股票审核项目动态显示,12月份上交所终止审核15家申报企业,除了9月份为6家外,其余月份均没有超过4家的情况。

    在IPO审核从严的背景下,企业宣告撤回申请与“担心”现场检查不无关系。据证监会2020年4月通报,2019年6月份以来,证监会分两批次启动了对86家首发企业的现场检查工作,其中84家检查完成的企业中,全部存在各类不规范问题。

    上述投行人士表示,监管对现场检查名单并不是“拍脑袋”抽选的,而是在初步审查后有针对性确定的,以促使“带病”企业主动退出排队序列,提升审核效率。申报企业一旦进入现场检查,或多或少在信息披露、内控、会计处理等方面会被给予警示,从而影响到IPO进度,甚至严重的被查出财务造假,将被移送稽查调查处理。

    除了从严审核之外,市场也有猜疑交易所直接提高企业申报门槛,比如创业板恢复了拟申报企业最近一年净利润不得少于5000万元的隐形条件。有业内人士分析,在股票发行注册制全面推开背景下,申报IPO项目激增,交易所审核任务加重,面对不规范的中小企业,交易所用单纯的财务标准直接“筛选”无可厚非。

    审核将确保“量质齐升”

    针对IPO暂缓情况,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高莉2020年12月11日表示,这是交易所依法依规做出的决定,并不存在刻意收紧IPO的情况。

    2021年1月7日,创业板举行发审会,4家企业上会全部通过,其中金百泽2019年归母净利润4743万元,同期的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仅4321万元,打破市场对创业板上市需5000万隐形门槛的猜疑。

    中介机构也对未收紧IPO的情形予以证实,中介机构对记者表示,近期未收到监管部门要求放缓手中IPO项目筹备节奏的窗口指导。

    “注册制以信息披露为核心,符合申报条件的就允许上市,不会回到审批制时代,但是不合条件的被否也是必然。近期IPO审核出现放缓迹象,我们并未收到相关部门的通知。”一家外资会计事务所上市服务部负责人告诉记者。

    该负责人表示,在这种情况下,公司目前紧跟证监会或交易所上市委审核意见,分析被否IPO企业原因,以及会收集整理出系列案例等,以供内部培训使用,从而确保手中的IPO项目如期推进。

    实际上,相比海外证券市场,由于A股市场化定价机制不够成熟,一直以来对新股都存在高估值特点。在注册制下,出现越来越多企业申报IPO,这背后不乏部分企业存在“浑水摸鱼”的心理。

    “基于对提高上市公司质量的考量,近期一些企业IPO暂缓,根本上与此前部分发行人和中介机构只一味追求速度,忽略质量有关。监管层反复强调要把好入口关,提高上市公司质量,在注册制的大背景下,质量过关才是硬道理。”前资深投行人士王骥跃说。

    证监会主席易会满11月10日在贯彻落实《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提高上市公司质量的意见》动员部署会上强调,要深刻理解注册制改革的初心和使命,从源头上提升上市公司质量。

    高莉12月11日在回应不存在收紧IPO情形时也指出,拟上市企业应遵守资本市场各项制度规定,努力提高公司治理水平和信息披露质量,共同致力于构建高质量的上市公司群体。

    从上述表态不难发现,在稳步推进股票发行常态化的基调下,IPO审核从严是监管将关口前移,旨在从入口关压实上市公司质量。

    刚性退市为优质公司更好的“进”

    一个稳定健康发展的资本市场必然要求畅通入口和出口两道关,只有形成有进有出、优胜劣汰的市场生态,才能为更多优质公司上市提供空间,让资本市场估值体系更加完善,进而实现资源的合理配置。

    然而与成熟市场相比,A股退市率仍然偏低。证监会数据显示,2001-2018年,A股年均退市公司仅6家,退市率0.36%;而美股为4%,是我国的10倍。其退市比较顺畅,有两个重要原因:一是退出渠道多元,强制退市只占市场退出的5%,通过私有化、重组等其他方式退出占95%;二是集团诉讼等司法救济机制比较健全,能够有效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

    证监会副主席阎庆民在2020年中国金融学会学术年会暨中国金融论坛年会上的表示,提高我国退市制度的适应性,要通过重组一批、重整一批、退市一批,拓宽多元化退出渠道。同时,对于严重财务造假的“害群之马”、丧失持续经营能力的“空壳僵尸”,增强退市刚性,决不允许“久拖不退”。

    在市场的期待中,12月31日,沪深交易所相继发布一系列退市新规,完善了退市标准、简化退市程序、拓宽多元退出渠道以及严格退市监管,标志着新一轮退市制度改革正式落地,让A股常态化退市向前迈出一大步。

    退市新规落地后更重要的在于执行,否则改革的威慑仅会浮于表面。“新增一个退市指标、多一条退市通道,远不如对重大违法退市严格执行一次,要以案说法,向市场明确传递出对退市坚决执行的严肃态度。”联储证券投行业务负责人尹中余说。

    近期,刑法修正案(十一)获得审议通过,与证券法修订一脉相承,大幅提高欺诈发行、信息披露造假等等证券违法违规承接力度,补齐了证券犯罪行为刑事追责“短板”,展现出监管层对资本市场“零容忍”决心。

    在业内人士看来,在严格执法追责同时,退市后破产清算也亟待加强。金融行业观察人士余终隐表示,至今A股没有退市公司被破产清算,这不符合自然规律和经济规律,不利于优胜劣汰的市场规制确立。他建议,监管部门应协调各级政府和司法机构,促进包括退市公司在内的没有产业重组价值的上市公司最终走向破产清算,让少数执意投资炒作垃圾股的人尝到血本无归的终极风险。

    此外,余终隐认为,资本市场要形成有出有进的局面,还应将借壳上市、重新上市纳入IPO审批通道,以彻底消除监管套利空间,让“空壳企业”及时出清,为申报IP0企业创造更多空间。


    责任编辑:阿wai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