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家族信托”展望:需求持续井喷,规模或突破10万亿元

    2021-01-12 09:36:06    来源:时间财经
    关键字:家族信托


    意向人群超过20万


    创富难,守富更难。

    近日,福布斯中国发布《2020中国家族办公室白皮书》显示,家族信托为最受青睐的家族办公室执行工具。

    报告预测,未来将执掌家族财富或者正在执掌家族财富的“中流砥柱”参与者已经具备一定的家族企业风险隔离意识。同时调研发现,60岁至69岁的调研者对于家族信托的需求最为迫切,其对家族信托的首选程度高达80%。

    与此同时,有观点认为,海外(离岸)信托成为顶级富豪财富管理的利器。其理由是,离岸信托有很强的保护作用,能够在个人资产和信托资产中间树立起一道屏障。

    不过,离岸家族信托并非万能保险箱,更不是避税、逃税的利器。俄罗斯顶级富豪“普加乔夫虚假信托案”表明,家族信托特别是离岸家族信托的保险性依然来自于社会所公认的合法、公平与正义。任何来自于非法渠道,用于非法目的家族财富,任何违背公义良俗、正常逻辑的财富信托,最终都将失去保护外壳。

    财富“看门人”

    顾名思义,离岸信托是指在离岸属地成立的信托。在操作上与信托类似,但因为特定的属地对信托的定义或法条有相对宽松或特别的政策,或使受益人的利益能够得到更多保护。

    业内人士指出,离岸信托业务主要针对拥有离岸公司、投资组合和离岸保险单的主体,当委托人发生居住地或是工作地迁移时,也可采用离岸信托进行财产委托管理。离岸信托业务还是重要的税务规划工具,能够规避强制继承权或是遗产法对财产分配的制约,保护财产免遭诉讼损失和不当索赔,部分避税型离岸中心还可获得财产或是遗产税的减免。

    此外,由于海外家族信托的委托人可以选择匿名,而国内的信托机制要求资产登记且被公示,而委托人设立信托的初衷更多是不希望他人知晓其资产内容,保密性成为海外家族信托能够实现的功效之一。因此,离岸家族信托受到追捧。

    目前,家族信托作为避免高额遗产税、实现资产隔离的热门工具,扮演着家族财富“看门人”的角色。

    招商银行与贝恩公司联合制作发布的《招行私人财富报告2019》显示,截至2019年底,国内资产规模达到1000万元以上的高净值自然人将近197万,人们对家族信托这个集债务隔离、财产集中管理、财富精准传承及税收筹划等一揽子功能的“舶来品”逐步有了认识,开展家族信托的市场基础日渐成熟。

    而招商银行近期发布的《2020年中国家族信托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家族信托意向人群数量约为24万,预计到2023年将突破60万人。与此同时,上述人群可装入家族信托的资产规模估计约为7.5万亿元,预计到2021年底,这一规模将突破10万亿元。

    上述报告还显示,高净值人群对于财富传承的安排主要基于三个目的:1.面向子女、孙子女等多代有序的资产传承,为其实现全生命周期现金流安排及法律税务层面的风险防范;2.家族企业控制权的平稳过渡,将企业经营风险进行有效隔离;3.家族价值观的统一、愿景的传递、树家风、定家规,培养下一代正确的财富观念,实现更高层次的精神财富传承。

    “击穿”风险

    不过,时间财经注意到,离岸信托作为富豪规避风险的财富工具,也有被“击穿”的风险。

    谢尔盖·普加乔夫(Sergei Pugachev)曾是俄罗斯顶级富豪,巅峰期其个人资产达150亿美元。由于金融危机的影响,普加乔夫名下的Mezhprom银行倒闭,随之而来的是相关清算以及一系列刑事调查,最终俄罗斯法院判令普加乔夫承担高达10亿美元的赔款。


    冻结财富过程中,普加乔夫在新西兰设立的5个家族信托也随之浮出水面。据悉,为转移财产,2011年至2013年,Mezhprom银行清算期间,普加乔夫设立的这5个家族信托资产约9500万美金。

    在设立信托时,普加乔夫将自己设立为信托的第一保护人。根据约定,保护人有权决定信托资金收益和本金的分配,决定信托资金的投资、自由增删受益人、变更信托契约、给予或撤销契约文件赋予的受托人的权利等;有权任命新的受托人、增加新的受托人、以及受托人应就信托资产的具体投资上应获得保护人之提前书面同意等。

    2015年7月24日,普加乔夫行使了保护人权利,将5个信托原受托人改由其严密控制的4个新成立的信托公司。

    经过审理,英格兰和威尔士高等法院作了判决,认为信托本身并非信托财产的所有者,普加乔夫才是信托财产的所有者,债权人可以向其追偿信托财产。

    法院认为,普加乔夫设立信托契约时,赋予自己保护人角色并保留了广泛的权利,其可借用保护人身份为自己的私利行使权利,该信托实际是“让普加乔夫控制的信托资产”,并没有“剥夺普加乔夫的实际所有权”;另一方面,保护人的权利属于受托人,普加乔夫并没有对信托资产的控制权和所有权,普加乔夫设立5个信托的意图却是让其“保留最终的控制权”,因此信托契约是虚假的。而且,普加乔夫在债务追讨期内设立信托,明显属于“欺诈性转移”财产,是不合法的。

    普加乔夫借信托工具恶意躲避债务的行为被世界各国广泛认为属于“欺诈债权人信托”。可见,海外(离岸)家族信托并非是随意可以操弄的避债工具或私人“小金库”。实际上,海外(离岸)家族信托的成立依然要以合法、合规、合情为前提。

    市场机遇

    不过,家族信托依然是热门的财富传承工具。

    福布斯中国发布的《2020中国家族办公室白皮书》显示,2020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榜者的总财富值由一年前的9.1万亿人民币飙升至14.1万亿人民币,近三分之二的上榜者财富在过去一年时间有所上涨。同时,今年的上榜门槛为15.5亿美元(约110亿人民币),一年前为10亿美元(约71亿人民币)。

    而对拥有不同家族资产体量的参与者调研发现,家族信托再次成为其心中首选的家族财富传承工具(20亿人民币以上53.8%、10亿至20亿人民币50%、1亿至10亿元人民币53.7%)。


    图片来源:《2020中国家族办公室白皮书》

    毕马威发布的《2020香港私人财富管理报告》也表示,中国大陆市场依然是香港私人财富管理行业最重要的增长机遇,其中粤港澳大湾区的持续发展成为了主要增长动力。

    《报告》表示,当局宣布在粤港澳大湾区推出“跨境理财通”计划,为整个发展形势迈出了积极一步,业界目前正在等待当局发布进一步的实施指引,以评估该计划的全部影响和价值,以及与高净值人士的关联度。

    据悉,2020年6月,中国人民银行、香港金管局和澳门金管局公布了关于粤港澳大湾区“跨境理财通”试点计划的联合公告。在“跨境理财通”框架下,粤港澳大湾区中的中国大陆城市居民可以对香港、澳门银行分销的合资格投资产品进行投资,香港、澳门居民也可以对中国大陆银行分销的合资格投资产品进行投资。跨境汇款将以人民币结算,并通过专用汇款和投资账户实现闭环转账和封闭管理。跨境资金流动也将由总量和个人投资者配额管理。

    受访成员企业表示,与2019年相比,当前其中国大陆资产管理规模的平均占比已经从35%上升至40% 。到2025年,这一占比预计将提高至 54%,预示着中国大陆对香港私人财富管理行业的重要性将不断上升。未来五年,香港和其他海外市场的资产管理规模预计将出现下降。

    此观点得到了众多受访者的认同,他们指出:中国大陆目前仍是全球增长最快的市场之一,对于中国大陆日渐积累的财富,香港具有明显的吸引力。随着中国政府继续寻求进一步开放大陆的金融服务业,为香港在粤港澳大湾区中巩固其国际财富和资产管理中心地位,也为香港金融机构深入开拓中国大陆市场创造了良好的机遇。


    责任编辑:阿wai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