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周期的利器,家族办公室的中国之旅会何去何从?

    2020-03-24 14:29:53    来源:界面
    关键字:财经头条 财经新闻 投资价值

    记者 | 洪铭宇

    编辑 | 张一诺

    2020新冠肺炎疫情黑天鹅盘旋,全球金融市场陷入恐慌,在这样的全球性危机面前,如何实现财富的增值和保值再次成为焦点。

    如何想要做好财富传承,确保财富的增值和保值,不仅要让财富增长速度跑赢全球通胀,还要学会“在正确的时间投资于正确的资产”。

    但想要实现这个目标并非易事,尤其是对于那些站在金字塔顶尖上的富豪们来说。

    中国富豪们在进行财富增值保值时,对家族办公室的热情正在崛起。近日,界面新闻记者通过采访亚洲财富管理学院、深圳家族传承教育学院院长郑惠文,梳理分析了以下三种中国富豪中相对典型的家族办公室形式。

    张勇、舒萍夫妇的资产保护型家族信托

    最近一则关于家族办公室的轰动新闻,莫属“全球最大火锅连锁餐厅海底捞创始人张勇之妻舒萍本月在新加坡设立家族办公室,以帮助管理她的巨大财富”的消息。

    在《2019胡润全球富豪榜》中,海底捞创始人张勇、舒萍夫妇身家高达565亿元人民币,成为全球餐饮首富,位列全球富豪榜第192名。而在福布斯亚洲发布的《新加坡50大富豪榜(2019)》中,张勇、舒萍夫妇更是荣升新加坡首富。

    公开资料显示,海底捞上市主体为2015年7月14日于开曼群岛注册的“海底捞国际控股有限公司”。海底捞(开曼)的股东是张勇夫妇、施永宏夫妇及五位高管控制的一系列BVI公司(英属处女群岛)。

    而值得注意的是,截至海底捞公司上市前,张勇、舒萍夫妇所持的全部股份62.70%(全球发售前),全部是通过“离岸家族信托+BVI公司”持有的,按照目前的市值计算总价值超过1100亿。

    具体来看,张勇夫妇的千亿信托一分为二,一部分为张勇的家族信托Apple Trust,持有海底捞47.84%的股份;另一部分为舒萍的家族信托Rose Trust,持有海底捞14.85%的股份,两个信托的受益人都是张勇和舒萍。

    产品类型上看,两个信托都是全权信托,都设在BVI管辖区,两个信托又分别通过两个BVI公司——ZY NP Ltd.和SP NP Ltd.,最终分别持有海底捞的股票。

    这也就是说,通过移民新加坡,设立2个离岸家族信托和2个BVI公司的系列操作,将夫妇俩持有的千亿股票全数装入离岸信托。并且通过放弃所有权,只享有受益权(为信托受益人),以此隔离了家族资产的债务风险。

    总结来看,上市前通过“移民+离岸信托”的方式,张勇夫妇将约1,000亿市值海底捞股票设立在离岸信托,对所持有股权进行隔离性保护,通过受益人流回不征税的新加坡,在很多财富管理专业人士看来,确实堪称一绝。

    但是“海底捞的成功你学不来”,需要“移民+离岸信托”的方式要慎重。郑惠文说,就这种家族信托方式,具体到张勇、舒萍夫妇,如果近几年不套现的话,不要说家族财富传承,可能连富不过三代都难以实现。

    要知道火锅不仅是美食,还是文化,火锅不是垄断型消费市场,脱离了中国情怀,海底捞可能就只剩国际市场了。财富传承若只考虑法律不考虑文化、国情,可能最后剩不了财富。

    吴亚军家族的控股型家族信托

    与张勇、舒萍夫妇一样,为了隔离公司主要控股人因婚姻、身故、个人债务等关系变动而给企业营运造成影响,龙湖地产创始人吴亚军在其公司上市之前也为其股权设立了家族信托。

    而后事实也证明,吴亚军的这拨操作确实很有先见之明。2012年11月,吴亚军与丈夫蔡奎离婚的消息传出,作为家族信托受益人的蔡奎以30.2%的持股份额,获得了超过200亿港元的资产,市场哗然。但因为吴亚军和蔡奎的股权一直分属两个家族信托持有,且蔡奎从未在公司担任职务,故此事不涉及股权变动,也对公司运营没有影响。

    此后,吴亚军的这种控股型家族信托方式也开始被媒体广泛传颂。有人说,也是从这时候开始,中国富豪们开始留意起了家族信托。

    其实,早在龙湖地产上市前,吴亚军夫妇已通过境外BVI公司(Charm Talent和recious Full)以及两个分别由二人担任成立人的吴氏家族信托及蔡氏家族信托,间接持有公司约90%的股权,而后将Charm Talent及Precious Full分别持有龙湖地产的股份向另外两家BVI(Silver Sea和Silverland)转让,并分别结算为吴氏家族信托及蔡氏家族信托,两个信托均由HSBC International Trustee为受托人,蔡奎也早就退出管理层。

    至此,Silver Sea全部股本由HSBC International Trustee以吴亚军家族信托的受托人身份全资拥有。该信托为一项全权信托,受益对象包括吴亚军若干家族成员及一项以嘉许员工为目的建立的信托Fit All。

    与张勇、舒萍夫妇家族信托不一样的地方是,吴亚军在香港设立的控股型家族信托可以在子女还没有接班的能力与准备,或者是创始人还年富力强的情况下,这类信托扮演了家族控股公司的角色。

    2018年11月22日晚间,龙湖集团(00960.HK)发出公告,Silver Sea将所持全部已发行股本由集团主席吴亚军所持的吴氏家族信托,分派至其女儿蔡馨仪所持的XTH信托,原本由吴氏家族持有的龙湖集团43.98%的股份,被吴亚军全部转至女儿名下,总计金额高达500亿。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安排仅涉及信托层面,对公司营运同样没有影响。龙湖集团在公告中称,资产分派后,吴亚军仍将担任集团主席兼执行董事,如常参与公司运营管理,其女儿亦无条件承诺及保证其根据吴亚军的指示行使相应股份的投票权。

    也就是说,吴亚军保留了投票权、运营权和控制权,且蔡馨仪目前并不在龙湖集团任职,传递出“传富不传位”的信号。

    对于这种信托方式,郑惠文表示,中国香港法院有判例,企业创始人将家族企业股份作为信托资产设立家族信托可以在信托里面通过一定条款保留家族企业经营管理权,很多民营企业家在考虑交班的问题,这一种家族信托比较适合.。

    但这种信托只有在部分国家与地区允许,这种信托会给信托的创办人争取更大的资产控制权,但很容易会被认为是虚假信托。所以,需要在设置框架时候,需要考虑好各方面的因素。

    蔡崇信的资产管理型家族办公室

    和控股型家族信托不同,资产管理家族办公室是因为企业公开上市后,企业家出售股票套现从而财富急速涨到一个高位,大量的现金资产需要增值保值而设立,也称为套现财富家族办公室,阿里巴巴的蔡崇信建立的家族办公室就是这种类型。

    2014年9月,阿里巴巴在纽交所上市,创下美股史上最大IPO。

    2015年4月,《华尔街日报》发表报道称,时任阿里巴巴执行副董事长的蔡崇信即将于香港成立一个规模达数十亿美元的家族办公室——主要用于处理阿里巴巴上市所为他带来的约3亿美元的财富(3亿美元仅为首次套现所取得的财富)。报道还透露,马云可能也参与到这个家族办公室当中来。

    有媒体报道称,位于香港中环交易广场二期的蓝池资本,为“两个家族办公室”和一家名为“绝对伙伴”的对冲基金服务。这份材料还写道,蓝池资本的“大多数员工曾在瑞典Investor AB香港办公室工作”。而Investor AB,是蔡崇信加入阿里巴巴前的老东家。

    英国金融时报报道,蓝池资本管理着蔡崇信的大部分财富和马云的部分财富。

    成立以来,蓝池资本不仅投资多支对冲基金,还投资了多个医疗健康、互联网消费领域的项目,包括华领医药、腾盛博药、生物科技公司LifeMine Therapeutics、《赫芬顿邮报》联合创始人Arianna Heffington创办的新公司Thrive Global、光场相机公司 Lytro、互联网租衣平台Rent the Runway等等。

    从投资轮次上来看,除了没投过天使轮以外,从A轮到上市前融资,蓝池资本均有涉及。公开披露的投资活动也越来越活跃:仅2018年,蓝池资本就投了5个项目。此外,蓝池资本也会服务于蔡崇信的个人兴趣。2019年,蔡崇信23亿美元收购NBA布鲁克林网队剩余51%的股份,也是通过蓝池资本完成的。

    比较来看,与上边两种信托不同的一点是,一种管理的是财富,以金融资产增值保值为目标;一种管理的是股权。张勇、舒萍夫妇,吴亚军他们两种家族信托主要是以股权为信托资产,功能与目的主要是隔离婚姻、身故、个人债务等关系变动造成的经营影响。

    相同的地方在于,它们都是离岸家族信托。而这说明了两个问题:一个是中国内地家族信托专业化服务尚有很大的创新与提升空间,家族财富管理人才紧缺;另一个中国的顶级家族认为国内的家族信托相关法律法规没有欧美法律那么清晰,需要有关部门进一步明确。

    抛开上述三种关于家族办公室的典型案例,其实中国不少富豪都有过自己的家族办公室,李彦宏的妻子马东敏于2017年初回归百度,她在内部讲话中提到自己过往参与家族办公室的经历:“2012年起,我开始了4年Family Office的组建投资工作,应该说也正是这段特殊经历使我更深刻地认识了百度。” 而据传万达集团“掌舵人”王健林一家也有自己的家族办公室等等。

    这些企业家对家族办公室的关注,无疑都说明了,改革开放的40年,是创业者奋斗持家的时代,而未来的30年,则是一代成功人士完成“交接传承”,塑造“家族精神”的新时代。

    对于家族办公室而言,穿越周期,平滑风险的方式最核心的一点就是时间。早就有财富管理机构预言,如果不做家族办公室业务,会错过一个时代。在这个巨大的市场里,家族办公室会成为一群不可或缺的隐秘LP。

    未来,家族办公室的中国之旅又会何去何从,也许只有时间方可证明。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