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家庭财富配置有何不同?

    2021-10-13 09:38:15    来源:中国企业报
    关键字:高净值人群 私人财富 财富管理


    近日,北京发布了《2021中国私人财富报告》,报告给出了很多有意思的数据,也能从这些数据中,看到行业发展的端倪和方向。


    这次最新报告,中国私人财富市场、高净值人群投资态度和行为特点以及私行业竞争态势都有了更进一步的研究。总结来看,国内2020年的高净值人群财富图鉴主要有几大特点。


    一、可投资资产千万以上人群达262万人


    统计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可投资资产在1000万人民币以上的中国高净值人群数量达262万人,2018-2020年年均复合增长率为15%;预计到2021年底,中国高净值人群数量将接近300万,而这部分人掌握的可投资资产总规模就接近84万亿人民币。


    从增速来看,15%左右的“富豪增长率”是很惊人的。大家也都知道,全国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中国十年间人口总共才增加了5.38%,年平均增加仅有0.53%。


    两个增幅一对比,显然有很大差别。


    如果算一笔账的话,300万人口在总人口只有千分之二,但84万亿的人民币财富占国内个人可投资资产规模的比例则接近35%。


    也就是说,国内不足千分之二的人口数掌握着超过三成的财富。


    二、资本市场和房地产是富人财富增值的核心来源


    从财富增长来源来看,这份报告也提示了当下高净值人群财富增长的核心密码还是房子和股票(或股权)。过去两年,无论是资本市场还是房地产市场的核心区域,其实都有明显的财富累积效应。


    以国内市场来看,2019年,上证指数全年累计上涨22.3%,深证成指全年累计涨幅约44.1%,创业板指全年累计涨43.8%;全年北向资金净流入3517亿元,创历史新高。2020年,上证指数累计上涨13.9%;深证成指上涨38.7%;创业板指上涨64.9%, 位列当年全球主要股指涨幅榜第二。


    而从房地产市场来看,2020年,一线城市房价同比上涨8%,涨幅比2019年扩大7.5个百分点,北上广深四个城市房价均上涨,其中深圳涨幅最大,北京涨幅最小;强二线城市房价同比上涨3%,涨幅扩大0.5个百分点,整体表现可观。


    此外,一级市场随着IPO的加速,新富人群也在不断涌现。


    报告统计显示,高净值人群人均持有可投资资产约3209万元,在资产配置方面,偏爱金融资产,资产等级越高,金融资产比重越高。其中又以二级市场股票、股票型基金为主。疫情后,高净值人群金融资产多元配置热情提升,基金、保险及理财产品在资产组合中占比有所提升。


    三、财富聚集的马太效应


    与大家的直观感觉一样。


    国内高净值人群很多时候也确实活跃在经济发展较好的区域。在“万物皆可马太效应”的今天,不难发现,广东、上海、北京、江苏、浙江这五大“财富集聚地”仍然隐藏着接近半数的中国高净值人群,他们不仅在人数占比上拿下富豪圈的44%,在可投资资产端也拿下了高达60%的份额。


    而从全国来看,截至2020年末,全国有24个省市的高净值人数已经超过2万人,经济的辐射效应也带动了一线沿线城市的发展。


    其中四川、湖北、福建首次高净值人数突破10万人,迈入东南沿海六省市(广东、上海、北京、江苏、浙江、山东)所在的第一梯队。另有8省的高净值人群数量超过5万人,分别为辽宁、天津、河北、湖南、河南、安徽、江西、云南。


    四、年轻富豪涌动


    从高净值人群结构来看,过去一年也有许多微观变化。


    其一,互联网、新能源等新经济、新行业发展迅猛,股权增值效应成了新富人群崛起的助推器,比如新兴行业中20%的人群通过股权实现财富快速增长;


    其二,从职业结构来看,董监高、职业经理人(非董监高)、专业人士的群体规模持续上升,占全部高净值人群的比例由2019年的36%上升至2021年的43%,规模首次超越创富一代企业家群体;


    五、全球配置是富人最大的需求


    2021年高净值人群的需求中,能够及时参与全球新兴、热点产品投资需求的占47%。


    另外,对于高净值人群,如何进行资产配置,如何在境内外做好兼顾也异常重要。


    可以看到,当下中国高净值人群整体境内外资产配置比例是三七开原则,境外可投资资产比例升至30%,资产类别也从传统不动产逐步向多元资产类型和综合服务需求转变。


    而提到境外,香港、美国、加拿大、土耳其、希腊等目前是中国高净值人群投资目的地首选。而一带一路等国家则相继进入未来配置区域,提及率增长从11%上升到33%。


    而接下来的几年中,随着中概股的回归以及部分海外股权解禁后的回流,预计境外可投资资产转回境内也将成为趋势。


    六、尝试过智能投顾比例的高净值人群达43%


    在需求服务选择上,金融与科技近几年的结合,也深刻改变了高净值人群对于服务线上化的接受程度。


    目前,高净值人群对复杂产品的线上化接受程度加强,但最大担忧在于线上平台合同及相关产品服务的合法性及资产安全。


    此外,调研显示,高净值人群也愿意对部分标准化资产尝试智能投顾,但主要担忧仍在于投资智能化能力不足以及配套的自动化流程不足,同时不了解智能投顾的投资逻辑。


    目前,尝试过智能化投顾的客户比例达43%,新经济创富一代和董监高人群相对比例更高,达到45%以上。大多数高净值人群愿意从简单标准化资产开始尝试,如大众化的储蓄、现金、债券股票等。


    美国富人的资产大多集中在可投资性资产(即现金等流动性高的资产)上,而住宅资产在其资产组合上所占的比例并不高。


    据统计,美国的富人群体,投资股票和债券的份额占可投资性资产的比例接近四分之一。净资产100万至500万美元的人群中,股票、债券投资占可投资性资产的24%;净资产500万至2500万美元的人群,股票、债券占可投资资产的比例高达30%;而净资产2500万美元以上的人群,该比例反而下降到24%。


    相对而言,中国城市家庭财富管理存在“五大不合理现象”,这五方面将会导致家庭财富存在较大风险:


    1、家庭住房资产占比过高


    数据显示,我国住房资产在家庭总资产中占比77.7%,远高于美国;而金融资产在家庭总资产中占比仅为11.8%。较高的房产比例吸收了家庭过多的流动性,挤压了家庭资产中其他金融资产的配置。


    2、刚性兑付要求较强


    在投资时,过半家庭不接受本金有任何损失,刚性兑付要求较强。数据显示,54.6%的家庭不希望本金有任何损失,同时又期望较高的收益。


    3、缺少长期资产配置规划


    家庭可接受的金融产品回报周期普遍较短,缺少长期资产配置规划。对于可接受的回报周期,选择3个月内、3-6个月、6-12个月的家庭占比分别为35.8%、37.2%和33.7%,可见大多数家庭接受的是1年及以下的回报周期。


    4、投资品类缺乏多样性


    数据显示,67.7%的中国家庭仅仅拥有一种投资品,22.7%的中国家庭拥有两种投资品,拥有三种或者三种以上投资品的家庭仅仅占到10.6%。对比我国和美国家庭投资品种的多样性,拥有三种或者三种以上投资品的美国家庭占比高达61%。


    5、商业保险参保率偏低


    仅有不到15%的家庭为家人配置了商业保险,且家庭更愿意为未成年子女投保,忽视对家庭顶梁柱的保障。10-18岁家庭成员参保率最高,为21.3%,其次为10岁以下家庭成员,参保率为19.5%。

    如果投资人已经达到收支平衡,大额消费品已置办齐备,手头有一定数额的现金或可快速变现资产,可以按照下面原则进行资产配置:


    1、尽可能投资自己熟悉的领域,确保风险可控;


    2、根据自己的风险偏好设定各类资产的分配比例,根据各类资产的变化不定期将各类资产调整到原来设定的比例,从而实现“组合再平衡”;


    3、虽然对资金的分配事先有一定的计划,但总的来说,实际的资金分配是非常随机的,主要取决于投资机会出现的时间;


    4、持有现金直至极富吸引力的投资机会出现。


    金融市场本身的不确定性很强,无论是股票债券,或者是大宗商品,没有任何一个品种可以持续上涨或者持续下跌,它们始终面临着未来不确定性的挑战。


    对于中国家庭来说,至少从战略和理念上讲,应对“不确定性”最主要的策略就是“配置思维”。多元化资产配置可以帮助投资者极大分散投资风险,避免在发生巨大风险时财富急剧缩水的危机。


    只要世界存在价格波动,赚钱的机会就永远存在,最关键的是避免重大失败。 相比之下,资产配置追求的是资金在大类资产上的合理分配与再平衡。 资产配置的分散特点虽然放弃了追求某类资产暴涨的收益,但同时也规避了该类资产暴跌的风险,从而收获“时间+复利”所带来的长期资本增值,让您的财富持续地升值。


    责任编辑:Hester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