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松控股张劲携三提案:关注供应链金融、扶贫、政府投资基金

    2019-03-01 11:06:00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关键字:政府投资 供应链金融 张劲

    雪松控股张劲携三提案:关注供应链金融、扶贫、政府投资基金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安丽芬 广州报道

    2019年全国两会即将拉开帷幕,各行各业的委员代表的提案与建议备受关注。

    作为广州最大民企掌舵人,全国政协委员、雪松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张劲此次带来了三项提案,分别关注供应链金融发展、创新企业扶贫模式、政府投资基金三大热点问题。

     

    提案一:加快发展供应链金融,解决民企和小微企业融资难题

    中央高度重视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融资问题,出台一系列政策措施,缓解融资难融资贵,但始终存在打通“最后一公里”问题。

    就此,全国政协委员、雪松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张劲呼吁,加快发展供应链金融,解决民企和小微企业融资难题。

    张劲说,“商业银行主导的金融体系,主要是以不动产作为抵押担保,而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的资产大多是动产,所以银行融资很难。这是问题的症结。相比之下,供应链金融能够基于真实交易背景,利用企业周转速度和变现能力较强的流动资产(存货、应收账款、预付账款、应收票据)作为第一还款保障,进行金融产品的设计,沿着供应链条释放核心企业的信用,帮助链内缺乏不动产的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依靠流动资产融资。”

    为此,张劲建议国家多措并举,大力发展供应链金融。

    一是将供应链金融发展上升为重要发展战略。

    有关部门要充分认识到供应链金融对实体经济特别是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发展的推动作用,在加强监管的同时提供政策支持,对开展供应链金融的金融机构、供应链核心企业、物流企业等参与主体给予税收优惠和财政支持。

    二是鼓励商业银行与供应链核心企业合作。

    建议制定支持政策,鼓励商业银行设立供应链金融专营机构等特色分支机构,与供应链核心企业合作,更深入了解供应链各企业之间的交易关系,更有效地把握物流、资金流和信息流,不断扩展金融支持的广度和深度。

    三是设立供应链金融类投资基金。

    加大对供应链核心企业等供应链金融服务机构的投资力度,增强其资本实力,为开展供应链金融提供坚实的资本基础。

    四是建立供应链金融公共服务平台,实现参与各方信息共享。

    支持各参与主体通过供应链金融公共服务平台与国家应收账款融资服务平台、征信系统等国家级基础设施平台实现对接。

    五是成立供应链金融行业协会,制定规范标准。

    针对目前供应链金融平台各自为战、标准不一等问题,建议由人民银行、银保监会牵头成立全国供应链金融行业协会,明确行业标准和业务规范,发布行业自律准则,形成行业统一惯例,并制定数据采集、指标口径、仓储物流管理体系、交易单证流转体系等行业标准,打破不同供应链金融平台间壁垒。

    六是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供应链金融提供法律保障。

    供应链金融业务往往涉及多方主体重大利益,包含质权所有权的原始分配和质权所有权流动带来的再分配,容易引发所有权纠纷。相比国外,中国《担保法》和《合同法》中有关供应链金融的相关条款并不完善,抵押权、担保物权等法律概念的界定与纠纷处理还不明晰。应完善相关法律法规,明确各方权利义务。

     

    提案二、创新企业扶贫模式,确保长期稳定脱贫

    党的十九大将脱贫攻坚战作为必须打赢的三大攻坚战之一。

    从现在到2020年不到两年时间,脱贫攻坚时间紧、任务重。

    全国政协委员、雪松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张劲指出,很多企业积极参与脱贫攻坚,为党委政府分忧,体现出了很强的社会责任感。但在企业扶贫过程中,也出现一些问题:

    一是扶贫项目变负担。

    有的企业急于求成,凭着一腔热情大干快上,扶贫项目建起来后,由于市场定位不准、盈利模式不清,运营收入很少甚至没有,相反还产生人工水电等一大笔支出,贫困地区骑虎难下、有苦难言,更浪费大量扶贫资源,贻误了宝贵扶贫机遇。

    二是短期见效不长远。

    一些扶贫项目止步于给钱、给物,一给了事。这在一定程度上助长了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等、靠、要”的被动思想,即便暂时脱贫,过一阵子也可能会返贫。

    三是扶贫对象不精准。

    一些项目习惯于“大水漫灌”而非“精准滴灌”,产业发展起来了,但贫困人口“获得感”不够。

    张劲建议,企业在扶贫过程中不断创新形式,发挥产业运营优势,帮助贫困地区产业项目“强根”,商业生态“造血”,以健全稳定的脱贫长效机制授人以渔,努力留下经得起群众和时间检验的脱贫成果。

    一是依托贫困地区资源优势做好项目定位,突出产业特色。

    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企业在扶贫过程中要立足贫困地区资源禀赋和产业基础,做好特色文章,宜农则农、宜林则林、宜牧则牧、宜商则商。

    二是超越简单的项目投入,努力延伸产业链。

    应按照“大项目—产业链—产业中心”的发展方向,建设一批具有重大引领作用的高端、前端、深端产业项目,重点补强产业链关键环节、薄弱环节和缺失环节,将整个产业链上、中、下游全部打通,形成完整的产业链。并投入更多精力到品牌打造、产品营销、团队培养等“内功”上,确保扶贫项目持续稳健盈利。

    三是链接各类生产要素,提高贫困人口参与机会和增收空间。

    把视角放大到整个产业链生态圈,让贫困人口更好参与农产品加工业和流通、旅游等农村服务业,通过房屋出租、销售土特产品等方式,变资源为资产,变资金为股金,变农民为“合伙人”,使农民“租金”、“佣金”和“股金”兼收,实现持续增收和稳定脱贫。

    提案三:提升政府投资基金集中度,更好发挥引导作用

    “十三五”规划(2016-2020)提出“发挥财政资金撬动功能,创新融资方式,带动更多社会资本参与投资”。作为一种创新的金融服务,政府投资基金已成为促进产融结合的重要桥梁。

    全国政协委员、雪松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张劲指出,过去十余年,我国政府投资基金高速发展,但在数量与规模全面井喷的背后,政府投资基金政策性目标与市场化需求频频脱节,部分基金深陷“募不进来,投不出去”的两难困境。突出表现在三个方面:

    一是项目资源与基金规模不匹配,基金结存现象严重。

    一方面,社会化募资额难以达到预期,甚至有部分政府投资基金由于社会化募资不够而夭折,造成资源浪费;另一方面,即使募资成功,由于项目资源有限,政府投资基金在标的选择和决策流程上又相对谨慎,实际投放速度缓慢,资金结存情况突出。

    二是政策性与市场化两个目标难以平衡。

    政府投资基金的目的是发挥政策引导作用,但社会资本参与基金目的是获取一定收益甚至是高收益。因此在基金运作过程中,政策引导和市场目标常常难以兼顾。部分基金为了发挥杠杆撬动作用,在投资区域、投资范围、投资方式、期限、融资利率、决策机制等设置上,与市场严重脱节,真正实现初始目的的政府基金少之又少。

    三是基金同质化、碎片化现象突出,未形成政策合力。

    不仅国家层面成立了各种大型引导基金,各级地方政府也纷纷加入,并已延伸至市区甚至县镇一级。由于缺乏统筹规划,多数基金都是各自运行,体系分散,且区域壁垒森严。即便在同一区域内,还存在因主管部门不同而信息不能共享、相互打架的情况,基金之间难以形成合力。

    张劲建议,借鉴以色列、新加坡等国政府投资基金成功实践,进一步发挥政府投资基金的战略引领作用。

    一要加快建立统筹协调机制,推进基金布局适度集中化。

    政府投资基金的作用在于整合社会资源实现政策目标,要推动建立统筹协调机制,避免资金使用碎片化。能力、条件和经验不足的基层政府,不必勉强单独设立政府投资基金,而应先参与到省、市级政府投资基金。由省、市级政府整合财政资金,对接市场资源,在全省(市)范围内推进基金市场化运作,从而实现金融资源获取以及宏观调控能力的整合。

    二要避免“撒胡椒面”,集中资源强化协同,支持重点行业龙头企业做大做强。

    强化产业聚焦,重点支持外部性、基础性、战略性特征明显的产业领域,并从中选择行业龙头支持其做大做强。在此过程中,建议适当放开投资区域的限制、调整不切实际的杠杆比例要求,同时,统筹考虑当地产业政策、财政税收政策等,通过形成合力实现既定引导目标。

    三要构建基于长期目标的考核体系。

    政府基金评价指标应兼顾政策效益和经济效益,同时关注社会满意度和企业满意度,对基金进行事前、事中、事后评价。

    事前指标着重对设定政策目标、选择管理机构等情况进行考核,事中指标主要考察市场化、专业化管理程度以及运作的合规性等,事后指标则主要从资本退出的角度进行考核,重点考核项目完成情况、政策目标实现情况以及经济效益等。在此基础上建立一定比例的容错机制。

     

     

     

    (编辑:朱益民)

    (本文来自于21经济网)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