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良高企、资本充足率告急……多家农商行拟通过定增搭售不良资产“减负”

    2019-12-04 20:50:37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关键字:财经头条 财经新闻 投资价值

    “冬令进补”,临近年末,中小银行“补血”动作频频。近期,证监会网站披露了鹰潭农商行的定向发行说明书(申报稿),该行拟定向发行不超过4.5亿股,发行价格为1元/股,投资者在认购股份的同时需另行支付1元/股用于购买该行不良资产。

    实际上,在资产质量承压、资本缺口亟待补充的情况下,定增捆绑不良资产这一方法被不少农商行采用。《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11月以来,已有包括鹰潭农商行等在内的十余家农商行披露了定增预案,其中5家农商行要求投资者需同时出资认购银行的不良资产。

    多家农商行定增搭售不良资产

    记者梳理发现,近期多家农商行在披露的定增预案中提及,投资者在认购股份的同时还需出资购买这一银行的不良资产。

    例如,江西玉山农商行拟定增6000万股,预计募集资金7260万元(发行价格为1.21元/股),投资者需另行支付的资金总额为4740万元(即每股0.79元),直接用于认购该行不良资产。

    安徽桐城农商行拟定增不超过49832万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74748万元(发行价格为1.5元/股),同时发行对象须承诺每认购1股另行出资1.00元用于购买该行不良资产。

    除了直接搭售不良资产,也有农商行明确表示定增所募集资金将部分用于不良资产置换。例如,萍乡农商行在定向发行说明书中提及,此次拟定增募集资金8亿元,其中4亿元用于充实该行资本金,另外4亿元用于置换不良资产。

    不容忽视的是,银行定增搭售不良资产的背后也是存在着不良贷款率高企的现象。银保监会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农商行不良贷款率为4.00%,而上述农商行的不良贷款率大多远高于这一水平。

    例如,江西玉山农商行在2018年末、2019年6月末的不良贷款率分别达25.60%、22.98%,均远高于5%的监管上限。该行将不良贷款率的上升归因于企业转型升级中遭遇困境、因环保要求企业停产搬迁、部分抵押物尤其是商铺的抵押权难以实现等方面。

    安徽桐城农商行在2018年末、2019年6月末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1.12%、11.28%。该行称,不良贷款率上升的原因系该行在改制期间,为做大信贷规模,偏离“支农支小”市场定位,发放大量大额贷款,内部管理、风险防控不力,造成存量贷款风险较大。

    西南财经大学金融学院副院长罗荣华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定增搭售不良,对于银行来说,这一做法方便化解不良资产;对投资者来说,银行的定增还是具有较大吸引力的,尤其是当前高质量资产相对稀缺的时候,能够部分抵消投资者对不良资产的顾虑。

    资本充足率频频告急

    实际上,从资本充足率等指标来看,上述农商行“补血”已是迫在眉睫。

    例如,今年6月末,江西玉山农商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均为-7.91%,该行表示将通过增资扩股、加快处置不良贷款、加大信贷投放等方式,以使资本充足率达到监管要求。

    安徽桐城农商行在今年6月末的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6.96%、5.53%、5.53%,均低于监管标准。该行解释称,主要是公司不良贷款居高不下,不良贷款率未达到监管指标,拨备缺口高达14.07亿元(2018年末),拨备覆盖率也未达到监管指标,从而造成资本严重不足,导致资本充足率不符合监管要求。

    另外,截至今年9月末,萍乡农商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均为3.44%,低于监管红线。该行表示,在不考虑发行费用、利润累计等因素的情况下,假设发行前后加权风险资产不变,按其定增募集资金金额8亿元为测算基础,本次发行完成后,该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将上升至11.50%,满足监管要求。

    实际上,当前中小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的问题越来越受到关注。11月28日,金融委召开第十次会议,提出要“多渠道增强商业银行特别是中小银行资本实力”,这也是金融委会议连续第3次提及中小银行资本补充问题。

    新时代证券研报指出,三季度以来经济下行压力增加,同时表外非标融资持续萎缩,随着表外业务转入表内,商业银行信贷投放力度加大,商业银行资本的消耗持续增加,无论是大型商业银行还是中小银行亟需补充资本。目前,大型商业银行已经通过发行永续债、优先股、可转债、二级资本债和定向增发等方式补充了资本,但是中小银行补充资本渠道有限,亟需通过股东增资扩股、发行上市、二级资本债发行增加、永续债等方式补充中小银行资本。

    每日经济新闻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