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人银行寻找平衡木:银行系业务重回高增长 红海已现转型待破

    2019-09-06 16:07:53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关键字:私人银行


    上市银行2019年半年报悉数披露完毕,数据向市场揭示了银行业运行的诸多变化。


    私人银行业务是银行业普遍追逐的一项重要的业务,在中国发展十余年间,虽然年轻但已经经历了不同的发展阶段,在目前银行业整体转型的大背景下,私人银行业务正成为各家银行越来越重要的业务提升关键之一。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了半年报中各家银行披露的私人银行业务的相关数据发现,今年上半年,在经济下滑、金融行业整体去杠杆的大环境下,银行的私人银行业务仍然维持着较好的增长。其中,尤其私银业务处于第一梯队的银行,在经历了早期的高增长后事实上近两年增速在放缓,比如去年年报中就显露出了其增长的“疲态”,但目前增速又有所回升。

    不过,银行的私银业务仍面临着多重挑战。一是就其自身而言,在银行自己增长方式变化谋求转型的背景下,私行板块在全行转型中扮演的角色、承担的任务越来越重;二是,在整个金融业去杠杆和转型的背景下,非银金融机构也纷纷加入财富管理这一争夺战中,各出其招;三是,资管新规的出台,重塑了整个资产管理以及财富管理的行业运行规则。私人银行业务面临着供给侧——金融产品,以及需求侧——高净值客户双方的转变,需要在新的规则中需求业务平衡点。


    资金“回归” 现高增长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了34家A股上市银行发现,国有商业银行、全国性股份制银行以及北京银行、上海银行两家城市商业银行所披露的私人银行业务情况。

    按照AUM(管理资产规模)作为指标,一般多将工商银行、中国银行、农业银行、建设银行四家大行和股份制银行招商银行5家银行视作私人银行的第一梯队银行,业界称之为“万亿俱乐部”。即,这几家银行所管理的私人银行资产,超过1万亿。

    其中,招商银行由于一直以来在私人银行业务方面被视作龙头,截至今年半年报,其仍是唯一以及管理资产规模超过2万亿的银行,达到2.16万亿,其次依次为工行、建行和农行(中行半年报未披露),依次为1.59万亿、1.50万亿和1.30万亿。其余股份制银行管理的资产规模多在3000亿-6000亿之间。

    半年报中,各家银行公布的私银业务管理资产和客户数量的增长情况,多较为乐观。截至六月末的管理资产相比于去年末的管理资产增速,除了招商银行由于基数大增速为5.79%以外,其他大行以及股份制银行增速均超过10%。其中增速最高的是平安银行,为33.75%,其次兴业银行、农业银行和上海银行等增速也都超过15%。

    相比去年年报中披露的数据,这一增速情况有较好回升。回顾2018年,招行私人银行AUM的全年增速为7.03%,工行的私人银行AUM增速仅为4.4%,建行的私行AUM增速为16.30%。而2018年,各大私银业务的主要银行增速相比于2017年之前的高速增长趋势,均有放缓的姿态。

    但是,到今年半年报中披露的数据可以看出一抹惊喜,部分银行这半年增长情况已经超过或者接近去年的全年增长情况。

    近几年,在经济下滑转轨叠加去杠杆的大背景下,金融业整个行业也迎来变化。市场感受最为明显的是,包括P2P在内的理财产品的“爆雷潮”,以及平台公司、新兴资管公司、财富公司等机构的风险集中暴露乃至洗牌退出。对这种危机畏惧和反思的结果,一度追求高收益的投资者以及追求赚快钱的机构,都呈现出“回归”价值投资心态。银行作为金融市场上规模最大、风控最严格的市场机构主体,即是这种“回归”的受益者。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与银行业人士交流获悉,近年来确实能明显感受到资金普遍从其他投资渠道回流银行的迹象。

    但这对银行的私人银行业务来说,是机遇也是挑战。

    私行几大“红海”关键词

    一直以来,虽然私人银行业务都是银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但是从银行展业情况来看,私银业务尚未发展成与我国银行业规模相匹配的气候,也未能提供与财富人群需求相匹配的服务能力。

    在英国《银行家》杂志公布的2018年全球银行排名中,中国共有4家银行进入行业前10强,但在全球前十大私人银行机构,中国却一席未占。这显示出中国私人银行业务落后于银行整体发展步伐。

    据业内人士对记者介绍,中国私人银行业务的发展虽然才10年时间,但是也经历了不同的阶段,刚开始主要以产品销售为主,现在随着高净值人群的增加以及其对财富管理需求的变化,现在也越来越多倾向于向他们提供综合服务。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了各家银行在财报中对各自私人银行业务的介绍发现,资产配置、产品销售能力的构建仍是私行业务的核心,强调的能力仍主要是对客户分层经营的能力,提供差异化、多样性的资管产品的能力,以及构建智能投顾、精准营销、完善销售机制等等。

    从产品销售的角度来看,与普通理财客户相比,私人银行对信托、私募产品、保险产品等需求更大。

    在上述“回归”趋势以及资产荒的背景下,部分银行在这方面表现迅猛。比如,兴业银行披露,截至报告其末,其私人银行客户配置的信托产品余额788亿,较上年末增加 243亿,较上年同期增长91.6%。上海银行披露,报告期内,其代理销售非公募产品112.83亿元,同比增长29.67%。

    家族财富的管理和传承,是多家银行的私银业务介绍中频繁出现的关键词,可见,这些环节已经现“红海”,也就是各大银行业务拓展的争夺与突破重点。

    比如农行称“围绕家族财富传承生态圈推进家族信托业务规模化发展,提供限售股解禁综合服务、法税咨询服务等综合化解决方案”。

    中信银行表示,“建立‘用客户资源整合、共享客户资源’的服务联盟体系,解决私行客户个人、家庭和企业的综合服务需求。以家族信托及全权委托资产管理业务为抓手,通过引入税务及律所专家资源,整合资源提供定制服务。”

    业内人士对记者说,虽然很多银行都在强调前述这些瓶颈问题与行业发展方向,但是做起来阻碍重重,首先在既有的市场背景下就极度缺乏专业的财富顾问人才。

    银行的私人银行业务正面临着越来越多的竞争,除了部分成熟的大型的独立财富管理机构,券商、信托等非银金融机构在转型压力下投入越来越多的经历构建财富端。此前,中投证券更名“中金财富”,更是一个典型的案例,显示出公司将重点经营财富业务。


    责任编辑:小蒹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