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用电气陷千亿欺诈疑云,做空报告被曝受对冲基金资助

    2019-08-24 15:54:50    来源:时代周报
    关键字:通用电气

    一颗正对着通用电气的子弹已经打出。

    美国时间8月15日,因为揭露麦道夫(Bernard Madoff)庞氏骗局的会计专家、财务专家马科波洛斯(Harry Markopolos)及其团队发布了一份针对通用电气(General Electric Company,简称GE)的做空报告。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这份报告长达170多页,包含详尽的财务分析和一些笼统的结论。马科波洛斯声称,GE向监管机构提交的财务文件不准确且具有欺诈性。

    该报告指出,GE财报在会计违规行为上涉及金额高达381亿美元,相当于目前GE市值的40%以上。

    马科波洛斯在报告中称,GE的财务造假现象堪称“历史上作假典范”。并指出此轮造假风波所引发的市场震荡“甚至于会比安然(Enron,2001年因财务造假而破产的美国能源及商品服务巨头)和世通公司(Worldcom,另一家因财务造假于2003年破产的美国同叙公司)加起来的影响更加严重”。

    在做空报告公布之后, GECEO卡尔普(Lawrence Culp)和审计委员会主席莱斯利‧塞德曼(Leslie Seidman)均出面澄清,称做空报告“不实。意在操纵市场”。GE中国也发表声明称,从未与马科波洛斯有任何形式的联系,“指控是完全错误和有误导性的”。

    但这一切都无法挽回投资者对于GE的看空态度。在报告公布以后,GE股价迎来暴跌,最高跌幅近15%,收市较上一交易日下跌11.4%,在创下2008年以来最大单日跌幅的同时,公司市值一日之间蒸发89.8亿美元。

    1

    问题金额381亿美元

    根据报告,目前GE所面临的381亿美元的资金问题主要来自三部分: 1. 长期护理保险部门现金储备缺口;2.会计准则变更拨备;3.合并贝克休斯过程中的会计造假。

    其中,GE已经陷入困境的保险业务资金问题最大。该报告发现这项业务需要立刻补充185亿美元现金的保险准备金,并在2021年进行会计准则变更时产生105亿美元的非现金GAAP(美国公认会计原则)费用。

    报告还指控GE在对旗下石油和天然气部门投资油田服务商贝克休斯(Baker Hughes)的交易中存在会计问题。

    2017年,GE公司将长期处于困境的能源业务和贝克休斯(Baker Hughes,简称BHGE)合并。在完成收购股权后,2018年GE出售了部分贝克休斯持股,将所有权从62.5%降至50.2%。

    “这笔交易并不是商业性质,只是一个烟幕弹,通过会计手段让此前能源部门亏损的91亿美元从账上隐去。”马科波洛斯在报告中写道。按照计算。一旦损失纳入财务报表,通用电气工业部门的流动比率将会下降至0.67, 经营现金流也会降至5亿美元。

    “一旦通用电气被迫调整净资产数据,会立刻违反与债权人的协议,导致债主追债,信用额度下降,信用评级下调,甚至于无处融资的局面。”马科波洛斯在报告中警告。

    2

    GE的反击

    尽管马科波洛斯和他的做空团队来势汹汹,但GE也迅速发起反击。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的文件显示,CEO卡尔普以每股7.93美元的价格购买了25.2万股股票,总价花费近200万美元,这也直接推动通用电气的股票在盘后交易中上涨约2.5%。

    知名宏观对冲基金经理、索罗斯前合伙人德鲁肯米勒(Stan Drucken-miller)不仅在口头上支持卡尔普,并在15日用真金白银购入GE的股票。根据文件显示,德鲁肯米勒目前持有620万股GE的股票,按最新收盘价计算价值约5000万美元。

    GE董事会主席兼审计委员会主席莱斯利‧塞德曼(Leslie Seidman)对马科波洛斯的报告嗤之以鼻,她说报告包含了“对会计操作的解释前所未闻,是彻头彻尾的错误。”

    全球知名做空机构香橼也力挺GE,认为关于GE的做空报告是最糟糕的报告,自始至终都是虚伪的。

    马科波洛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毫不讳言,一家美国对冲基金公司资助了报告的撰写和发布。报告发布前该基金的客户就获得了报告,并且押注股价下跌。在成功做空通用之后,马科波洛斯也将会得到一笔不菲的报酬。

    3

    GE之困已久

    做空报告有待华尔街验证,但GE陷入困境已是不争事实。

    此前,GE就因为会计问题被调查。2009年,GE就被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以下简称SEC)调查过一次。当时SEC指控GE在2002财年和2003财年曾使用不正当会计方法来提高收入和利润,GE事后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而是支付了5000万美元的罚款进行和解。2018年1月,SEC表示,正调查GE的一项巨额保险费用。

    这家百年美国企业是道‧琼斯指数的原始成员。在资本市场上曾风光无限,2012年的顶峰市值达到8293亿美元。

    然而谁又能预料到,2018年,道‧琼斯指数上涨了近25%,但GE的股价却累计下跌了约58%,经营显然早已陷入了泥潭。同年6月,通用电气110年来首次从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中退市。

    经历了艰难的两年后,今年GE业务出现企稳迹象,多年来首次上调业绩预测。7月31日,GE发布了利好的二季度财报。二季度财报显示,通用电气的营业收入和每股盈利好于预期,盘前一度涨逾4%。不过,其当季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为2.91亿美元,再加上短期利好并不足以支撑股价的长期走势,股价涨势无法持续。

    摩根大通的分析师斯蒂芬·图萨分析,即使其二季度业绩超过预期,建议投资者远离通用电气股票。在他看来,GE的管理层太过固步自封,几乎从未先于市场变化而行动。在当前火热的科技竞争趋势下,这家美国百年企业早已失去了竞争先机。

    编辑 /  叶万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