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业零售“黑马”为何转型对公业务?平安银行号称要做集团团体金融发动机

    2019-08-14 07:30:00    来源:界面
    关键字:平安银行 银行业


    见习记者丨张晓琪

    在零售业务占比持续提升之后,平安银行董事长谢永林日前宣布,将开启对公业务转型,强调该行业务发展要从零售一枝独秀步入均衡发展。

    2019年半年报显示,平安银行零售利润108.10亿元,同比增长19.1%,在全行净利润中占比超过七成,而对公利润贡献则不足20%。

    对于为何选择在此时提出对公转型,刚刚履新的平安银行行长特别助理张小璐告诉界面新闻,对公业务经过三年调整已经具备转型基础,平安集团将以银行为主轴整合集团对公资源,通过银行对公业务发展为集团零售业务提供优质资产。

    谢永林表示,平安银行由过去综合金融参与者变成综合金融主战场,成为集团个人金融服务后勤部和团体金融服务发动机,银行与集团的协同将从物理反应升级到化学反应甚至核反应。

    一位券商分析人士则对此解读称,这代表了整个平安集团零售和对公业务重心都开始向银行倾斜。

    不想在银行内部做银行,对公女掌门“空降”

     “经过三年的盘整,平安银行已经焕然一新。未来业务发展要从一枝独秀步入均衡发展,坐在台上的张小璐将带领对公业务走向全新的未来。” 谢永林在8月8日的中期业绩发布会上把这位刚刚“空降”的对公女掌门正式推向公众。

    今年6月,张小璐调任至平安银行担任行长特别助理,接管对公业务。任命下来时,距离她加入平安集团仅两个月。

    加入平安前,张小璐在咨询行业工作了20多年。公开资料显示,她曾就职于IBM,作为资深软件工程师服务于IBM的保险数据仓库实验室。随后任IBM咨询保险行业中国区总经理,带领IBM团队为国内外大型保险企业实施核心业务转型。之后加入安永,担任安永咨询大中华区主管合伙人、咨询服务总裁。

    张小璐在接受界面新闻专访时透露,在马董(马明哲)和谢董(谢永林)多次劝说下,她才下决心加入平安,突破咨询行业的职业天花板。

    “我一直要寻找一个厉害的角色来帮我,通过各种关系认识了她(张小璐)。有一天我们在上海从9点聊10点半,最后直接把她挖过来了。她是华人在全球咨询界做到最高职位的,低调、专业技能很强,具有丰富的跨界经验和国际化视野。平安对公业务到了这个阶段,尤其是集团综合金融要以平安银行作为发动机,对于我们来说,她绝对是稀缺人才。”谢永林说道。

    一位分析人士向界面新闻透露,平安并不想在银行内部做银行,希望能够跳出银行体系、脱离银行人惯有思维,通过综合金融发展对公业务。从这点上看,张小璐的跨界经验是较大优势。

    2016 年底,谢永林从平安证券调任平安银行出任董事长,上任后迅速推动了零售转型战略,包括大幅压降对公业务规模、拉动零售贷款、清理不良资产。两年时间里,平安银行业务结构发生明显变化,零售贷款规模占比从 2016 年末的 37%上升至 2019 年6月末的 58.8%,零售业务利润占比从 41%上升至 70.2%。

    对于为什么在此时提出对公转型。张小璐告诉界面新闻,对公规模经过三年压降,资产质量明显好转,加上零售业务构筑的利润安全垫,对公业务具备转型基础。

    另一方面,能够以银行为主轴整合集团对公资源。“马总在内部讲话经常说,平安集团发展到今天,热点很多,但是总要有个主轴,把这些优质资源整合起来产生化学反应。银行就是集团整体对公业务的发动机。”她说道。

    更为重要的是,整个平安系零售业务需要以对公优质资产为支撑。谢永林在8月9日该行开放日上强调,即便推动对公转型,平安银行战略方向没有发生改变,即成为“中国最卓越,全球领先的智能化零售银行”。平安发展对公业务有一个很重要的定位,就是找到资产、给资产定价、识别资产风险,最终目的是为集团零售端提供优质资产。

    以银行为核心,调动集团对公资源

     “目前来看,平安银行对公转型战略一大特点是轻资产方式运营,资产端将稳健增长,不会过多挤占零售信贷资源。”

     据张小璐介绍,对公板块将发力行业银行、交易银行以及综合金融三大业务。具体来看,行业银行为行业战略客户提供综合解决方案,特点是以投行思维提供服务(包括设计交易方案、提供财务顾问服务、引入投资资金等),不再依赖传统贷款;交易银行指提供供应链金融、跨境金融、现金管理等轻资产化服务,同时沉淀企业存款;综合金融指将集团渠道资源向银行整合,打通渠道、产品和销售三端,拉动银行中间业务收入。

    另一个鲜明特点是银行和集团各子公司高度协同性,以银行为核心充分调动集团对公资源。

     “我们是提供综合解决方案,不是价格解决方案。我们喜欢联合子公司‘打组合拳’。银行不是拿个东西作抵押、放贷款,而是要为客户设计解决方案,比如是采用直接融资还是间接融资,或者先用间接融资再用直接融资替代,根据需要调动集团子公司资源。”谢永林说道。

    平安集团的对公资源不断向银行倾斜,从职位任命上可窥一二。

    去年12月,平安集团增设三位联席CEO,谢永林担任平安集团联席首席执行官,分管集团团体金融业务。此外,谢永林和张小璐还分别担任平安集团团体金融管理委员会(简称“团金会”)主任和副主任,团金会是整合、协调平安集团对公资源的中枢,这样的双重身份使二人调动平安证券、平安信托、平安资管等对公条线资源更加得心应手。

     上述平安内部人士告诉界面新闻,银行和其它子公司业务协同作战能力很强。谢永林2016年底从平安证券调到银行后,证券和银行不论人员还是业务联动都非常密切。今年6月,原平安银行副行长姚贵平被调任至平安信托担任董事长,相当于信托一把手是从银行出去,双方互动肯定会更频繁。

     “我们从前年开始,就把银行和证券叫做一体化,两个团队成天在一起上班。很快平安信托、平安养老险也要加入一体化,张小璐正在把子公司里面做惯乙方、掌握核心客户资源的人招募到银行。”谢永林在开放日上透露。

    过去三年,平安集团为银行输送了大量零售客户资源。根据财报,2019年上半年,平安银行零售业务营收占比达 56.9%,零售净利润占比超过七成。零售转型成果渐显,平安银行在集团内部的地位发生明显变化。

    按谢永林的话说,银行由过去综合金融参与者变成综合金融主战场,将成为集团个人金融服务后勤部和团体金融服务发动机。银行将构建强大的渠道能力、产品能力,成为集团C端客户、B端客户主战场,银行与集团的协同将从物理反应升级到化学反应甚至核反应。

     “这不单单是平安银行的对公转型,也代表了整个平安集团零售和对公业务重心都开始向银行倾斜。” 一位券商分析人士解读道。

    谢永林也在多个场合强调银行在集团个人和对公业务上的重要性。个人业务方面,银行具备账户优势、与客户接触频率高,能够整合集团各种产品在银行主渠道内销售;对公业务上,集团零售端产品需要高收益率的优质资产,银行对公业务核心作用是为集团险资、零售端提供资产。

    同时,银行在平安集团构筑五大生态圈中起到关键作用。“集团强调科技驱动,银行场景最多,科技赋能没有场景落地不了,所以科技和银行的互动是最密切的。集团要做五大生态圈,没有银行零售、对公和同业能力的支持,这五大生态构建不出来。这些生态如果没有银行提供资金流、信息流、交易流,也没有什么意义”。他说道。

    他表示,为实现这些目标,平安银行从业务、管理、平台、协同等方面实现全面升级,包括支撑性平台不断更新迭代,考核上改变过去以产品为核心的模式,侧重考核客户综合价值、区域综合贡献,风险上加强事后的管控等。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