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达沃斯】宜信唐宁:中国财富管理市场正经历五大变革

    2019-07-03 10:55:00    来源:界面
    关键字:财富管理


    7月1日至3日,2019年世界经济论坛第十三届新领军者年会在大连举行。来自100多个国家的1900余名政商学界和媒体参加。本届论坛将召开约200场次会议和研讨会。

    论坛期间,界面新闻就中国的财富管理市场发展等问题专访了宜信公司创始人、CEO唐宁。唐宁表示,中国财富管理市场正在发生由固收到权益类、由中国到全球、由短线投机到长期投资、由单一产品和单一机会到资产配置组合、由一代创富到二代传承等五大趋势发展。而具备国际化能力、投资能力、科技能力是各类金融机构胜出的关键。


    唐宁还透露,2019年,宜信公司财富管理业务的“下一站”是针对中国的大众富裕阶层。以下是专访实录:


    界面新闻:2019年4月,宜信公司宣布家族办公室业务的全国总部在三亚设立。总部选在三亚,而不是富人集中的北上广江浙一带,考虑是什么?


    唐宁:首先,海南三亚也是富人集中的地方,有所谓的“候鸟”现象,有相当的聚集效应。另外,从海南发展自贸区、自贸岛,希望把会展旅游、医疗健康、高端消费,例如赛马、游艇、金融方面的跨境投资等发展起来,所有这些其实都可以用一个“财富+”的战略串起来。


    界面新闻:大约五六年前,我就采访过从外资行出来单做家族办公室的私银家,趋势一直都在讲,但直到目前,似乎这块市场发展的并不是特别快。宜信较早开始做这方面的布局,到2019年,成立家族办公室总部,是在这块业务上将会有更多的投入吗?


    唐宁:家族办公室、家族传承业务在中国仍旧是非常新的,我们取得了不少奖项,获得了阶段性的认可,是说明我们在第一棒领先,但与此同时还有第二棒、第三棒……第一百棒。现在在中国具备正确传承理念的高净值、超高净值人士都很少,属于刚刚开始。


    界面新闻:宜信的财富管理业务接下来发展方向是怎样的?


    唐宁:宜信的财富管理有两个“主战场”,一是,高净值、超高净值人群。二是,大众富裕阶层。过去五年多时间里,宜信一直主打是高净值、超高净值人群的服务。解决的是企业家等高净值、超高净值人群的投资和传承问题。高净值、超高净值定位是1000万到1个亿,1个亿到10个亿,10个亿到100个亿三个等级。这部分业务在高速健康的发展。


    2019年,我们财富管理业务的下一站,或者叫“下一仗”是针对中国的大众富裕阶层。这个人群可投资产没有像高净值、超高净值那么多,我们定义他们为可投资资产在100万人民币到1000万人民币的人群,就是富裕人群。他们这样一群人大概有2000万人,也代表着100万亿可管理、可投资的资产。


    我们现在做的事情就是把我们过去在高净值、超高净值人群建立起来的国际化能力、投资能力、科技能力用于第二战场的大众富裕阶层这样一个人群。


    界面新闻:这两种人群的财富管理服务有哪些不同?


    唐宁:高净值、超高净值跟大众富裕阶层可投资资产量是数量级的不同,就对应着他们对于财富管理需求,以及产品和服务的复杂度也是数量级的不同。他们是很不同的人群,给他们提供服务的方式也非常不同。一个是人对人,一对一的私行模式;另外一个是以科技为主要的在线方式。


    这个我们看得也是非常清楚的。如果过去我们的投资者只看固收、只看谁刚兑、只看期限、看回报,是远远不够的。因为在高净值、超高净值人群的组合之中,需要有大量的一级市场的VC/PE资产类别;需要有大量的二级市场、资本市场,还不是炒股的对冲基金的资产类别;需要有大量的房地产,不是买房,而是房地产股权投资基金的资产类别;需要大量的固收的,但不仅仅是银行理财式的,也包括一些私募信贷等等各方面的资产类别;还包括保险保障等等。所有这些大类资产都应该进入投资者的资产组合,而不是房产为主或者固收为主,或者炒股为主,完全不是这样的一个逻辑。


    界面新闻:我们现在看到财富管理确实是一片特别大的蓝海,要做好这个业务您认为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


    唐宁:因为是很艰难的成长之路,所以知道了最终答案的并不意味着什么。面向未来,赢在财富管理,应该说有几个重要的核心竞争力:一是国际化能力。客户真正需要的是一个具有国际化能力的财富管理机构,能够帮助客户去提供全球化的解决方案。因为客户的企业也越来越国际化,客户的家庭、孩子也越来越国际化,客户的资产组合也越来越国际化,所以国际化能力我认为是重中之重。


    二是投资能力。如果财富管理仅仅是一个代销逻辑的话,其实会产生很大风险,如果出了风险,通常会让财富管理机构去承担责任,就品牌名誉扫地,不可持续。所以我认为投资是另外一个特别重要的核心能力。


    三是科技能力。因为财富管理是管理起来比较复杂的一个业务,如何能够训练支持理财规划师,把他们变得更加高效,而不是大量的时间都花在文案上等,包括在相关的投资工作之上也是有科技的力量去支持。所以科技是另一个核心。


    界面新闻:包括一些券商、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也在发力财富管理,也有像宜信这样的独立财富管理公司,这个市场竞争如何?


    唐宁:我觉得任何一个行业都有自身的资源禀赋,是一个丰富多彩的市场,也不可能某类机构包打天下。财富管理行业并不是一个赢家通吃的行业,就算国际顶级的财富管理机构也只拥有个位数的市场份额,并不是个别、头部机构就拥有一切。


    界面新闻:您认为中国的财富管理市场将会有哪些趋势?


    唐宁:中国财富管理行业根本趋势有五点,一是,由固收到权益类,权益类应该是资产组合之中,特别是在青年、中年阶段是资产组合的主要组成部分,权益类占比越来越大,固收占比越来越少。二是,由中国到全球,不可能仅仅是中国的产品,要是全球的产品。三是,由短线投机到长期投资。四是,由单一产品、单一机会到资产配置组合投资。五是,由一代创富到二代传承。


    界面新闻:中国近几年的经济金融发生着一些深刻的变革,一方面是供给侧改革,另一方面加大金融领域对外开放力度,而对内,又在建立科创板,建立多层次资本市场。您是任何思考这些政策的转变的?


    唐宁:我觉得根本上来讲,现在咱们正在做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我对它的理解就是,我们需要有新的金融体系去支撑新经济。因为新经济跟传统经济有非常大的根本性不同,传统经济让我们想到房地产、制造业,有大量的实物资产可抵押、可担保,而且周期相对较短,一两年、两三年,这个项目就完成了,现金流相对较好,所以传统经济跟以银行为主的传统金融是非常匹配的。


    但新经济的特点都是数字经济,都是虚拟的,都是科技创新,都是IP的,如果还按照刚才说的超值、足值的抵押担保就对接不上了,一年两年项目就要结束,而且还有稳健的现金流,这些都对应不上。所以新经济、数字经济势必对应着一个全新的金融体系。我觉得这是新经济对于金融有根本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需求。


    免责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领遇立场,我们的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若文章内容涉及投资建议,切勿直接作为投资依据。市场瞬息万变,投资请三思而后行。


    *如需转载请标明转载自领遇App 

    责任编辑:陈小橙


    焦点新闻